航空航天港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12
返回列表
楼主: 花卷面包
收起左侧

[其他主题] 加加林升空的前前后后

[复制链接]
 楼主| 花卷面包 发表于 2011-4-27 23:5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SaturnV 的帖子

客气了,我只是个喜欢看看航天史的爱好者,低手中的低手,这不是谦虚,是实情。
你的文章我以前也看过,记得你非常喜欢发巨型火箭方面的帖子,内容很有意思啊。
 楼主| 花卷面包 发表于 2011-4-27 23:59 | 显示全部楼层
cmj9808兄说的很好。
我有一个问题,点评功能怎么用,我没找到这个功能啊。

点评

面包这么晚了还在忙呀。。。不知能否对苏联早期的航天质量管理做些点评?  发表于 2011-4-28 00:16
在每个帖子最下面一行的第一个 那个茶杯的图标  发表于 2011-4-28 00:06
祖国之翼 发表于 2011-4-28 09:5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在图书馆曾经看过一本讲述苏联载人航天工程的书籍,有机会找来为花卷面包兄提供资料支持!

点评

书名是什么?也许我看过呢。  发表于 2011-4-28 20:18
zbwxc 发表于 2011-4-28 16:2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等是过来扫盲的,潜水时间多,

真是不错,感谢一下!
 楼主| 花卷面包 发表于 2011-4-28 20:17 | 显示全部楼层
(三)

(9)朴素的生活

我记得我们国家的航天员生活条件是很好的,有专门的航天员公寓,每个航天员家庭都有独立的大套间。训练设施也很先进,而且训练完了有航天员们还可以去专用的球场、健身房、游泳池、桑拿浴室放松。

所以我想当然地认为苏联航天员肯定也过得很好。

事实证明我错了。

前面说过,训练中心开始在莫斯科列宁斯克大街上,航天训练员们也住在这里。他们的住宿条件怎么样呢?

列昂诺夫是第一批航天训练员之一,是世界上第一个在太空漫步的人。这位后来大名鼎鼎的任务第一次看到住处时很失望。说出来可能你不相信,他们的住处是一座排球馆。排球馆里摆着床,列昂诺夫和夫人把报纸贴在排球网上,就当作墙壁了,这样可以获得一些私人空间,因为其他训练员夫妇就睡在馆内其他角落。

后来中心搬到了契卡洛夫斯基,他们也搬进了新家,条件有所改善,一套两居室,中间加一堵墙,给两家人合住。再然后,大概在1966年春天,训练中心2栋公寓楼建成了,大家都住上了三居室,总算可以住得宽敞舒服一些。

这里还有件轶事。加加林飞天回来后,上级给了他一项特别优待,把两居室中间的墙拆了,给他一家住。后来,新房子盖好了,大家喜气洋洋搬新家,可是加加林对老住处很满意,倒不愿搬了。

这是房子,还有一个例子也挺有意思。

玛丽娜,就是波波维奇的夫人,传奇女性,和丈夫搬进了中心,要照顾波波维奇,所以以前飞行员的工作也就没有了。她和另外一位训练员的夫人,设法弄了台清洗机,帮人洗地板,一次20卢布,用来贴补家用。

如果我们听说杨利伟、聂海胜们的夫人们搞家政服务给家里挣钱,恐怕要斥之为假新闻吧。

(10)游泳游出的祸事

星城的训练生活很辛苦,也挺枯燥的,所以一有机会,训练员们就想跑出去轻快一下。

星城附近有一个湖,叫熊湖,其实叫小河可能更准确一些,这是一条非常窄也非常浅的“湖”。搬入星城不久的一天,趁着训练间隙,好动的瓦拉莫夫叫上比科夫斯基、绍宁去熊湖游泳。瓦拉莫夫上个月刚升了大尉,训练也很顺利,所以心情非常好。到了湖边,他看到湖畔绿草茵茵,有一处岸堤深入湖中,就动了心思,跟另外二人说:看到那了吗,咱们不是训练过高台跳水吗,今天我们就玩一次野外跳水,从那里跳到湖里去,一定好玩。

另外两人觉得主意不错,比科夫斯基第一个跳下去,脑袋碰上了湖底的沙层,好在没事,他马上站起来告诉同伴:当心,这里水很浅。绍宁第二个跳,也跟比科夫斯基同样遭遇。最后轮到了瓦拉莫夫。

他没有前面两位的好运气,从水里站起来就觉得不对劲,他的脖子受伤了。比科夫斯基和绍宁一看不妙,直接把瓦拉莫夫送进了星城的医院。在那里,瓦拉莫夫躺了几个星期,就因为他跳水撞伤脖子,颈椎错位了。好不容易出院了,瓦拉莫夫迫切地想重返训练场,可惜,根据医生的建议,由于脆弱的颈部已不适合承受大过载,他只能离开航天训练员队伍。

瓦拉莫夫非常不甘心,但是命令下来,他只能服从。没想到一时贪玩竟然让他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不过有一点可能比卡塔绍夫强一些,他没有离开星城,而是改行当了星城的教练,成了未来航天员们的老师。

瓦拉莫夫的去世来得很突然。他在家里洗澡,地上很多水,他不小心滑倒了,偏偏那么巧,又撞到了头部。这一次他没能逃过马克思的召唤。去世后,他被安葬在星城附近的公墓里,可以静静地看着他的后辈们继续他的事业。

(11)扫把星

上次和瓦拉莫夫一起游泳的有比科夫斯基和绍宁。比科夫斯基和绍宁有一天又有了出游的兴致。他们拉上尼古拉耶夫出去玩,玩着玩着,找不到方向了,几个人都认为自己指对了方向,可惜他们仨指着三个不同的方向。比科夫斯基雷厉风行,他脱了夹克,扔下鞋子,爬上旁边一棵松树手搭凉棚作眺望状。

本来没什么大事,偏偏绍宁激了他一句:你爬得那么低,能看到什么。

好,那我就爬个高的给你看。

比科夫斯基真往上爬。爬着爬着,啪的一声,树枝断了,比科夫斯基重重地摔在地上,一动不动。

尼古拉耶夫和绍宁赶紧冲过去查看。闯祸的绍宁这时脸都吓白了,他跪在地上,轻轻拍着比科夫斯基的脸,问他感觉怎样。比科夫斯基直喘粗气,看着脸色惨白的绍宁,他诡异地笑了:我掉下时你怎么不接住我。

两个人上上下下好好检查了比科夫斯基一番,发现似乎没什么大问题,除了他肩膀摔得很疼以外。于是,只要一有空,比科夫斯基就让俩人给他的肩膀按摩按摩。这一招很有效果,后来体检,比科夫斯基愣是一点问题没查出来,顺利通过。

也许你已经发现了,这两次意外都有一个人存在,却一点损失没有。对,他就是绍宁,堪称他人的扫把星。

说起来,绍宁可是个苦孩子,还是小孩子时就遇上德国佬侵略,一家子被迫逃难。他老爸扛上枪打鬼子去了,这一去就再没回来。他和哥哥、妹妹是被奶奶拉扯大的。小时候的绍宁很调皮贪玩,学习一塌糊涂。直到有一天,他想长大了当海员,于是发奋读书。但是,有一天他又迷上了飞行员的行当,便又了改主意,后来真当上了飞行员,而且团里的是飞行尖子。看来,小未必能看老,小时候调皮,长大了未必不能成才。

绍宁还有一点可以说说,他很可能是20名训练员里,甚至是全中心里第一个认识加加林的人。早在他还是一名北极地区空军飞行员时,他就和加加林认识了。我以前写的一篇加加林小传里介绍过,加加林也曾在北极服役。二人不是一个团的,我记得好像是一个歼击机师。

(12)训练日(二)

本来小伙子们都对训练非常期待,都很好奇。没想到一开始的课程让训练员们很不耐烦。都是航天医学课程。他们是来飞行的,现在却要变成生理医学专家了。这让精力旺盛的他们很郁闷。好在不久,他们开始学习从未接触过的课程,来上课的是OKB-1以及其他设计单位的专家,比如吉洪拉沃夫、布舒耶夫、费奥吉斯托夫等等,都是大牌。上的课程包括物理学、轨道动力学、航天器构造、无线电通信等等。不怕你们精力旺盛,这些课程足够你们吃一壶的。

中心还规定,你们想外出可以,出去前先测验,内容就是你们学的课程,通过了就能出去,没通过嘛,就乖乖待在中心,好好训练吧。

有人回忆,课上,有两个人最喜欢提问,一个是黑眼睛、很深沉的小伙,一个是蓝眼睛、很机灵的小伙。前者是科马罗夫,后者就是加加林。

加加林总能通过测验。

要问小伙们最讨厌什么训练。那可能就是跳伞了。不光是打开机舱跳下去哦,训练内容还包括弹射跳伞。飞行员们都讨厌跳伞,因为这意味着飞机保不住了,他们要抛弃自己的伙伴逃命。这还意味着可能会遭遇意外。弹射座椅可不是性格温柔的绵羊,有一点姿势不对就可能严重受伤。但是这种训练是必不可少的。因为载人卫星的设计决定了航天员只能弹射离开返回舱,然后落到地面。

于是,这些小伙后来都成了跳伞专家。

其中别利亚科夫肯定是对这段生涯最难忘怀的。他跳伞把脚踝摔断了,训练整整耽误了一年,杯具啊。

别利亚科夫就是后来帮助列昂诺夫太空漫步的那位。

(待续)
 楼主| 花卷面包 发表于 2011-4-28 21: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花卷面包 于 2011-4-28 21:32 编辑

(四)

(13)飞船的诞生

在航天员加紧训练的同时,以OKB-1为首的载人航天器研制单位也没闲着。

载人航天器的名字已经定了,叫“东方”。它由两部分组成:球形的返回舱和圆锥结合圆台的服务舱。返回舱直径2.3米,重2.5吨,是个锃光瓦亮的大圆球。返回舱在轨道飞行时是航天员的生活舱,再入大气层时是保命舱。舱内有生命保障系统,可供航天员生存3昼夜。舱内人造大气的气压与气体成分和地面相同,温度20多摄氏度,挺舒适。但是真进去了就没人这么想了。舱内没有多少活动空间,航天员只能老老实实地躺在弹射座椅上,依靠头顶和脚底的两个窗户向外观察,很受拘束。

在地球的另一边,美国也在抓紧研制“水星”载人航天器。

1960年1月24日,麦克唐纳公司交付了第一艘生产型“水星”。7月29日,第一枚“水星-宇宙神”组合体在卡纳维拉尔角发射场升空,59秒后火箭解体,“水星”冲入大西洋,试验彻底失败。

4个月后,5月15日,“东方”1P和火箭伫立在拜科努尔发射场1号发射台上。P的意思是“简易型”,说得通俗些就是缩水版。它没有防热大底、降落伞、弹射座椅,目的是检验航天器的整体设计是否正确。

发射很顺利,“东方”1P进入了远地点300多千米的预定轨道。这是“东方”第一次发射,尽管只是一次验证飞行,但它毕竟完全不同于以往的卫星,意义重大。头头们凑在一起,商量该给塔斯社一份怎样的新闻通稿。这是一个问题难住了他们,该给“东方”1P起个什么名字呢?第一颗卫星叫Sputnik,现在已经名扬四海。那即将载人的卫星叫什么好呢?科罗廖夫有主意,他说:我看就叫船(Korabl)吧。海里有海轮,河里有轮船,天上有飞艇,现在,我们有飞船,宇宙飞船。

于是,人间多了一种会飞的船。

按照飞行计划,“东方”1P在19日飞到非洲大陆上空时,船上制动发动机点火,此时飞船应该减速脱离轨道,再入大气层。没想到飞船不但没有减速,反而加快速度,飞向了远地点600多千米的高轨道。本来设计师们为“东方”飞船特意设计了一条低轨道,就是准备在制动火箭失灵的情况下,让飞船在空气阻力作用下迅速衰减轨道高度,10天内就能再入大气层返回地面。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种情况,飞船一直飞行了844天才再入大气层烧毁。如果这是一艘载人飞船,那航天员早就变成_人干了。

第一次试验就出了大问题,人们非常沮丧。为什么会这样呢?板子要打在劳申巴赫身上,他是姿控系统的主任设计师。

在制动发动机点火之前,发射场方面就已经发现姿控系统的红外敏感器有问题,给出了错误的信号。敏感器出故障,后果是飞船进入错误的姿态。好比我想去拜科努尔发射场玩,但却面冲东南边走。虽然从理论上说,我绕地球一圈走后,也能到拜科努尔,但是,那得是多傻的人干的事啊……

“东方”1P就是那个犯了南辕北辙错误的傻子。本来地面发现错误后,报告莫斯科,建议改用姿控系统的另一套敏感器,叫太阳敏感器,它工作正常,可以让飞船保持正确的姿态。但是,劳申巴赫完全不同意发射场的意见,坚称没问题。于是,飞船姿态整个儿颠倒了,制动发动机变成了加速发动机,使它飞入了更高轨道。

这个错误的代价真大啊。

(14)善泳者溺于水

10月24日是联合国日。在1960年的联合国日,苏共中央第一书记、部长会议主席赫鲁晓夫要去纽约联合国总部参加会议,为了展示苏联国威,震慑西方,领导人希望能在这时进行一次洲际导弹试射。

当时不像现在,洲际导弹的发展还在起步阶段,是很稀罕的宝贝疙瘩,美国担负战斗值班的洲际弹道导弹不过30多枚,不过这足以让苏联领导人睡不好觉了。一时间苏联洲际导弹的型号层出不穷,甚至还出现了发射重量上百吨的洲际巡航导弹。导弹研制重镇“南方”设计局的拳头产品R-16型(美国情报机构称之为SS-7)洲际弹道导弹就是其中一个厉害的角色,它可以将一枚300万吨TNT当量的热核弹头准确投掷到13000千米外。前面说过的R-7那些毛病,在R-16身上得到了不小的克服。如果它能顺利定型,投入服役,苏联战略火箭军的实力就能上一个台阶。

战略火箭军头年刚刚组建,但地位非比寻常,乃是苏军第一军种,是“苏联武装力量的基础”,连陆军老大哥都矮它三分。赫鲁晓夫把第一任总司令的重担交给了他深为信赖的国防部副部长、炮兵主帅涅杰林。

现在第一书记要到美国访问出席国际会议了,如果这时候能成功试射一枚R-16,那是多么美妙的事,用赫鲁晓夫的话说:当我的脚踏上美利坚合众国的土地时,您要给我放一枚导弹,吓唬吓唬美国人。涅杰林不敢怠慢,亲自担任这次试验的国家委员会主席,并到拜科努尔现场指挥发射。发射准备工作不太顺利,正在加注推进剂的导弹出现故障。涅杰林心急如焚,立刻带领众多高级火箭专家上了导弹发射台,亲自检查导弹。根据安全条例规定,检查只能在推进剂排空后才能进行,而且应该一项一项进行,不能所有系统同时检查。但为了赶上原定的发射时间,涅杰林顾不得遵守制度,他让各系统的专家同时上阵,自己不顾发射基地主任的再三劝说,让人找来椅子,就坐在发射台边上坐镇。

注满推进剂的R-16有130多吨剧毒、易燃、易爆的偏二甲肼和硝酸,就像一枚巨型炸弹竖立在众人身边。24日傍晚将近7点钟的时候,就在预定发射时间前30分钟,悲剧发生了。导弹第二级发动机突然启动,但导弹被固定无法上升,进而引发第一级推进剂发生爆炸。顿时发射台陷入熊熊火海,犹如人间地狱,许多人在一瞬间就化为灰烬。遇难者人数说法不一,有的说90多人,有的说100多人,不管怎样,这是一场巨大的惨祸。

苏共中央主席团委员、中央书记勃列日涅夫第二天上午带队来到现场察看,遇难者的遗骸大多都已烧得无法辨认,涅杰林连遗骸都没有找到,人们只发现他的半块炮兵主帅肩章和熔化的保险箱钥匙。

中国有句古话,自夸善射者,死于矢,善战者死于兵,善泳者溺于水。炮兵主帅的命运是什么呢?

landing.jpg
涅杰林的葬礼

(15)邦达连科

1961年3月23日,一个寒冷冬日,一大早,中央航空医学研究院附近的博特金医院就陷入了忙乱。一辆救护车鸣叫着凄厉的警报,冲进了研究院,后面还跟着几辆军方的伏尔加轿车。一副担架从救护车上抬了下来,病人用毯子盖着,众人急匆匆地把担架抬进了隔离区,早已得到通知的医生正等候在那里。

好像厨房开伙了,空气中此时弥漫着皮肉烧焦的气味道。

这是从一个可怜的伤员身上散发出的气味。

1961年3月13日,中央航空医学研究院开始进行一项例行的航天员耐力实验,内容是低压耐力、孤独承受力、操作技能等,这是每个航天训练员都要接受的训练,也是非常让他们讨厌的一项训练。想象你独自身处一个极其安静的幽闭小房间,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去,时间一长会不会发疯?这就是早期航天训练员们要经受的考验。

这次进隔离舱的是邦达连科。他是个乌克兰帅小伙,1937年2月16日出生在乌克兰名城哈尔科夫市。看他的照片就知道,说他帅绝非打诳语。这次要在隔离舱内进行为期15天的实验,研究人员为模拟高空环境降低了太空模拟舱内气压,同时注入高浓度氧气以防他得减压病。为了监控他的生理情况,他身上贴了传感器,可以把生理数据传输到监控台上。

3月23日,实验第10天,离整个任务结束已经不远了。隔离舱里很冷,邦达连科开了里面的一个小电炉取暖。从这个细节也能看出来,当时苏联的训练科研条件确实很简陋。邦达连科摘下贴在身上的传感器,用沾了酒精的棉球清洁身上贴过传感器的部位,然后把棉球扔到了一边。不巧的是,其中一块棉球正落到电热板上,立即着了火。密闭纯氧空间里的火焰是极其可怕的。但邦达连科没意识到这一点,他在第一时间不是有发警报,而是试图自己灭火。火焰很快烧到了邦达连科身上,压力隔离舱顷刻变成了烤炉。舱外的监控医生发现起火立刻想打开隔离舱的舱门,但这时已经晚了,邦达连科已被严重烧伤。人们把他抬出来时,他反复念叨着一句话:是我的错,跟别人无关。

博特金医院的医生发现邦达连科烧伤面积超过90%,要给小伙子做静脉注射,可是找不到可用的血管,最后还是在脚上找到了静脉——飞行靴抵御火势保住了脚部。惟一可以安慰生者的是,邦达连科当时已经休克了,没有受很大的痛苦。

第二天上午,邦达连科去世,年仅24岁。

468px-Bondarenko_valentin.jpg

这时,主治医生发现走廊里坐着一个年轻军官,他从昨天就在这里一直没离开,看上去非常悲伤。医生走过去一问,果然是邦达连科的战友,两人聊了一会,握手道别。

后来,过了不到三星期,医生从报上又看到了这个年轻军官的照片,这回他知道小伙子的名字了——尤里·加加林。

(16)空气在颤抖,仿佛天空在燃烧

悲剧让人心痛,但任务还是要继续的,而且不能拖延。经过若干次成功和失败的飞行(这些我都略过不提,否则就写得太长了),1961年3月25日早晨,又一艘“东方”飞船和运载它的火箭缓缓来到发射台上。与以往的发射不同,有几位特殊的观众来看这次发射,他们是苏联第一批航天训练员。

这是小伙子们第一次到现场看航天发射,大家都很兴奋。

加加林也不例外。他的眼睛紧紧贴在潜望镜上,死死盯住远处的火箭,生怕错过一丝细节。

发射!

指令从喇叭里传来,但是火箭一点动静也没有。加加林惊讶地回过头,以询问的眼神望着旁边的技术人员。后者轻轻告诉他:快了。

点火!

一团火焰突然从火箭底部窜了出来,随后,大团白色烟雾腾空而起,越来越大,像一只迅速长大的白色怪兽。再然后,大地剧烈的震动和巨大的轰鸣声源源不断地传来。一时间,空气在颤抖,仿佛天空在燃烧。

加加林踮起脚尖使劲探着身子,仿佛这样能让他看得更清楚一些。

远处的火箭已经离开地面,慢慢地,然而坚定地,向天空刺去。越往天空深处,它飞得越快。

这就是“东方”3KA-2升空的场面。它有2名乘客:伊万·伊万诺维奇和一条小狗。别担心,伊万诺维奇是个假人。

航天训练员们看完发射就乘飞机离开拜科努尔回莫斯科。还没等他们降落,“东方”飞船的飞行任务就成功结束了。伊万·伊万诺维奇乘弹射座椅成功弹出,落在离返回舱不远的地方。通往第一次载人航天飞行的大门打开了。

下次坐在飞船里的就该是加加林了。
sunyong 发表于 2011-4-28 21:58 | 显示全部楼层
热烈欢迎花卷面包的航天历史科普!!!!!!

点评

呵呵,谢谢。  发表于 2011-4-28 22:20
暴力英雄 发表于 2011-4-29 20:15 | 显示全部楼层
花卷面包的高边疆,高,实在是高!!
mir-2 发表于 2011-4-29 20:2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花卷面包 的帖子
伊万·伊万诺维奇乘弹射座椅成功弹出,落在离返回舱不远的地方。

意思是说,这个弹射出舱本身就是“东方号”的设计特色。加加林的弹射出舱其实是遵循“东方号”的返回程序而非某些媒体报道的因为怕返回舱着陆失败而弹射。
zhang 发表于 2011-4-29 23:35 | 显示全部楼层
Vostok 1 的返回舱落地的速度太快了,都能砸个陨坑出来。如果 Gagarin 还坐在里面,多半小命不保。所以弹射是必须的。 Soviet 很狡猾,人船分离着陆这件事被保密了许多许多年。

点评

谢zhang兄的解答。这个保密时间确实是长的可以,怎么做到的呢。。。  发表于 2011-5-2 00:29
超人men 发表于 2011-4-30 06:4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一定要顶啊!
geminight 发表于 2011-5-1 16:53 | 显示全部楼层
MARK,坐等大大连载
shh 发表于 2011-5-1 23:49 | 显示全部楼层
热烈欢迎面包兄。好久不见啊。以后一定要多来这里坐坐 呵呵
turboram 发表于 2011-5-4 17:0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shh 的帖子

花卷不是mm吗?什么时候变成男的了?
 楼主| 花卷面包 发表于 2011-5-11 19:4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shh 的帖子

shh兄:久违了,一向可好?

点评

花卷老大,在东方号上天之前,毛子试验过其他构型没。。。有风洞照的话就贴上来让同志们开开眼吧,谢花卷了。  发表于 2011-5-11 19:47
 楼主| 花卷面包 发表于 2011-5-11 19:46 | 显示全部楼层
奇怪,为什么系统通知我“你在 加加林升空的前前后后 的帖子被×××××× 删除 ”,我有什么帖子违反了什么规定么?

点评

不会吧,能把那条系统消息发给我看看吗  发表于 2011-5-11 20:15
 楼主| 花卷面包 发表于 2011-5-11 20: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花卷面包 于 2011-5-11 20:26 编辑

(五)

(17)谁是第一人

其实这个问题的答案大家都知道,我就不必煞有介事地提这个问题了。不过在当时,这确实是个问题。

在第一艘载人飞船发射前夕,有8人准备就绪,可以承担任务。但是,只有一个人能上去。

上级别出心裁让航天训练员各自选出自己认为最合适的人选。列昂诺夫回忆,大多数人都选了加加林,少数人选了季托夫,还有人选了自己。

最后有三个人得分最高,依次是:加加林、季托夫、涅留波夫。

4月5日,卡马宁率领一支3架伊尔-14组成的特别机队离开莫斯科前往拜科努尔。卡马宁和加加林、涅留波夫一架飞机。季托夫第二架飞机。其他人员包括摄影师第三架飞机。

表面上,人选由赫鲁晓夫定夺。实际上,这个权利在卡马宁手里。由他和、凯尔迪什、科罗廖夫领导的一个国家委员会要向最高领导层提出报告,建议人选。虽说只是建议权,但实际上这种专业性极强的事情,赫鲁晓夫是不会自己另想一套的。

也就是说,委员会建议谁,谁就是第一人。而起决定作用的就是卡马宁。他终于艰难地做出了决定。

4月9日早晨,卡马宁把加加林、季托夫请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说他已经选定了加加林执行第一次飞行任务。根据苏联媒体后来的报道,季托夫立刻向加加林表达了热烈的祝贺。

实际情况是,季托夫听到这个消息后,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明显非常失望沮丧,甚至都没有和加加林握手表示祝贺。完全可以理解,谁都想做第一,第一才代表至高的荣誉,有谁能记得住历史上的第二呢?你能说出中国第二个拿奥运会金牌的人是谁吗?你知道第二个踏上月球表面的是谁吗?不要百度哦。

(18)为什么是加加林

在卡马宁心里,加加林和季托夫都完全能胜任第一次飞行。那么他为什么选择加加林呢?

有西方的苏联航天史研究者认为,加加林出身工人家庭,单纯质朴;而季托夫出身知识分子家庭,喜欢吟诗作乐,有时显得对外部因素很敏感,不善于处理与外界的交往。加加林亲切的笑容、随和的作风,让他比季托夫更适合担任形象大使,可以更好地为苏联的对外宣传服务。

卡马宁的日记透露的则是另一番说法。

卡马宁认为加加林更适合第一次飞行,是因为第一次飞行虽然只围绕地球一圈,持续一个多小时,但未知因素很多,更需要强壮的身体、敏捷的反应和巨大的勇气。而季托夫的个性特征和身体条件更适合第二次飞行,这将是一次持续24小时的长时间飞行。

这里插一段,为什么第一次飞行只给一圈的时间。因为,此前的一次生物飞行中,一条狗萎靡不振,人们认为它简直就要死了。好在,它后来恢复过来了。但是这让医生和生理学家们很紧张,因为他们不知道具体原因啊,说不定航天员进入太空后也可能分不清上下高低,头脑昏沉,甚至精神失常呢。于是,设计飞行任务时就把飞行时间定在刚好绕地球一圈,创造了纪录就行。为了防止航天员在飞船中神志失去控制,破坏整个任务,除了飞船本身高度自动化,飞行不需要航天员人工干预外。还有一招绝的:用安全带把航天员死死绑在弹射椅上,即使发疯也不至于让飞船失去控制。

实际上,科罗廖夫也是倾向加加林的,据列昂诺夫回忆,科罗廖夫第一次看望他们时,拿着名单点名,点到谁,谁就报告,并介绍自己。当总设计师念到加加林时,他的态度明显不一样,很随和地问起了加加林家人等情况。或许,加加林在他眼里就像一个儿子。

言归正传。为了宣传,要拍摄航天员出征前领受任务的纪录片。在著名新闻摄影师苏沃洛夫的要求下,本次任务的国家委员会安排了一次仪式,莫斯卡连科坐镇,卡马宁和加加林、季托夫还有涅留波夫,把本很简单的事情在聚光灯下重演了一遍。影片中可以看到季托夫始终低头看着桌子,只是在卡马宁叫到他名字的时候才站起来看了一眼大家。

季托夫后来回忆说,赫鲁晓夫听到他的名字是问:盖尔曼,他是德国后裔吗?季托夫的名字是Gherman,正好跟German非常相似。

也许这也是一个原因吧。

4.jpg
季托夫和加加林,这是一张有两人签名的珍贵照片

(19)睡不着

4月11日这一天,一个留着蓬乱发型名叫鲍勃·迪伦的年轻小伙在纽约开始了自己的歌唱处女秀。而在地球的另一面,一个比他大7岁的苏联军人也开始了紧张的准备工作。他要飞出大气层。

与此同时,另一些年轻人已被派遣到苏联在各地新建的多处航天飞行地面测控站当通信联络员,他们是加加林在星城的同伴们。航天员在天上飞行,经过各责任测控区时,要跟地面联系对话,这些小伙子就要干这个活。比如列昂诺夫就在勘察加半岛的一座测控站待命。搞笑的是,直到此时,他们也不知道到底谁是第一个飞天人。苏联人的保密观念有时真让人无语。

吃完晚饭,医生给加加林和季托夫检查身体,现在他们是重点保护对象。加加林身体状况很好,血压正常,收缩压115,舒张压75,脉搏每分钟64次。季托夫也差不多。医生禁止两人再谈论跟任务有关的话题,让他们放松再放松。于是两人玩游戏,聊同年,季托夫还表演了拿手好戏——背诵诗歌。

晚上快十点,两人回房睡觉。他们的床在一间房里。虽然季托夫对没能成为正选一号航天员很失望,但是现在他已经把情绪调整过来了,两个人还是好战友、好兄弟。

过了不久,卡尔波夫(还记得他是谁么)进房间检查休息情况。听到二人均匀的呼吸声,卡尔波夫主任满意地点点头,出去了。

这一夜,科罗廖夫都很兴奋,翻来覆去思考可能出现的问题,眼看谁不着了,他干脆直接去了发射阵地检查最后的准备工作,此时已是12日凌晨三点。

清晨五点半,卡尔波夫再次走进航天员的房间,这次他是来叫醒他们的。卡上校走到加加林床边,轻轻拍着加加林的肩膀。后者马上睁开了眼睛,笑着问:该起了吗?旁边的季托夫也立刻醒了。卡尔波夫给了两人一人一束拜科努尔土产鲜花,不要小看这花,这是为即将出征的人准备的礼物。

几年后,加加林向科罗廖夫透露了一个小秘密,其实那晚他根本没睡着——季托夫也是。

(20)通关

航天员的早餐很简单:肉泥、黑莓酱和咖啡,大概是为了让众人别那么紧张,两人都表现得非常爱吃,加加林还说要留下一点带给妻子,让她也学着做。

吃好喝好穿戴好,两人上了专门准备的中巴,前往发射阵地。车上准备了一前一后两个大座椅,适合航天员穿着航天服乘坐。后面坐着季托夫,前面坐着加加林。下面这组照片由著名军事版主加特林(请注意是加特林不是加加林,谢谢)提供,我们可以看到让人啼笑皆非的往事内幕。

画面中后排露出侧脸站在加加林后面的年轻军官是涅留波夫,这是他还是个英俊潇洒前途无量的小伙。可是后来他却步入歧途,走向了自我毁灭的命运。可能苏联人不想让外界知道竟有结局如此糟糕的苏联航天员。于是,这张著名的照片被修改得看不出涅留波夫了。
1.jpg
2.jpg


六点五十分,中巴抵达发射阵地。加加林穿着臃肿的航天服走向伫立在发射台上巨大的8K72K火箭,这实在不是件舒服的事情,好在没有多远。不过在登上飞船之前他还要通过一关。

只见前方一将率领一众喽啰把守在加加林前往火箭的必经之路上。为了登上心爱的飞船,加加林必须通过这一关。只见他坚定地而又笨拙地走到那人跟前,朗声说道:来将何人,不要挡我去路,否则,我拉你一块上太空!

开个玩笑哈。

此人是国防技术国家委员会主席鲁德涅夫,实权人物。只见加加林“啪”两脚一并,立正,恭恭敬敬向鲁德涅夫敬了一个军礼,向主席同志报告任务,请求主席同志批准。鲁主席很高兴地批准加加林执行人类第一次航天飞行任务。然后众人一通热烈拥抱,真的是热烈拥抱,尼古拉耶夫热烈得一头撞在加加林的头盔上,脑门当时就起了个大包。

亲热完毕,加加林在一前一后两位工作人员的保护下艰难地迈上了发射台梯子,上得平台,转身向众人挥手告别,走进升降机。

5.jpg
可以认出加加林、科罗廖夫、卡马宁

3.jpg
我会比任何人飞得都高

(待续)

点评

好文章!好图!好作者!  发表于 2011-5-11 21:48
这组照片真棒。尤其是最后一张,这一别或许就是诀别了。送别的同志们和加加林本人当时心里在想什么呢?  发表于 2011-5-11 21:29
 楼主| 花卷面包 发表于 2011-5-11 21:18 | 显示全部楼层
mir-2  在东方号上天之前,毛子试验过其他构型没。。。有风洞照的话就贴上来让同志们开开眼吧,谢花卷了。

to:mir-2
有一些非常超前的型号,米亚西舍夫的第23试验设计局有M-48方案,塞宾的第256试验设计局(OKB-256 )有PKA方案,都是有翼载人航天飞行器。当然,以当时的技术条件实现不了,最后只能下马。风洞照就没有了,你可以试试GOOGLE,看有没有想象图。

另:别叫我老大哦,呵呵。

点评

可怜的米亚西舍夫同志。。。。  发表于 2011-5-11 21:32
mir-2 发表于 2011-5-11 21:3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花卷面包 的帖子

真是一篇充满人情味的回忆,让人读起来很舒服。花卷兄赶紧上菜呀
zhang 发表于 2011-5-11 22:47 | 显示全部楼层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http://www.sciencephoto.com/sear ... both&Search.y=0

点评

大量的加加林图片.  发表于 2011-5-12 03:30
太棒了,zhang兄好资料。  发表于 2011-5-12 01:01
太好了,这个网站真不错!惟一的遗憾是有水印。  发表于 2011-5-11 23:2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航空航天港 ( 豫ICP备12024513号-1 )

GMT+8, 2020-1-19 19:33 , Processed in 0.280801 second(s), 33 queries , Gzip On.

技术支持:飞腾网络

© 2001-2018

豫公网安备 41019702002513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