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航天港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101|回复: 4
收起左侧

[人物] 凤凰卫视 我的中国心 任新民

[复制链接]
绕落回 发表于 2014-8-4 23:19 来自航空航天港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对本站感兴趣的话,马上注册成为会员吧,我们将为你提供更专业的资讯和服务,欢迎您的加入!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中国航天界若钱学森第一 任新民第二
2014年08月04日 12:11
凤凰卫视
0

2014-08-02我的中国心 凡事预则立——任新民
时长:44'45''
核心提示:任新民,安徽宁国人,导弹总体和液体发动机技术专家,中国导弹与航天技术的重要开拓者之一,中国航天事业五十年最高荣誉奖获得者。但面对已经取得的成绩,任新民从不居功。从东风一号导弹到神舟五号载人飞船,任新民就像他研制的发动机一样,始终如一地运转着。
凤凰卫视8月2日《我的中国心》,以下为文字实录:
郑浩:1953年,美国总统杜鲁门,下令把核弹头运到冲绳,在此之后杜鲁门多次公开宣称,他预备在远东使用原子弹。几乎是在同一时期,正在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炮兵工程系任教务长的任新民,在教学之余,和其他三位哈军工的教员,合著一份名为《对我们研制火箭武器和发展火箭技术的建议》,提出了中国应加速发展火箭与导弹武器的建议。这份建议书原本只是任新民在平时教学和搜集资料之余写下的,对于火箭和导弹武器发展问题的思考心得,却不曾想很快就引起当时主持中央军委日常工作的彭德怀的极大关注,中国可不可以搞导弹,第一次在中共中央高层被正式提出。而任新民和中国导弹事业的不解之缘,也就在这个非常时期拉开了序幕。
钱学森提出发展火箭导弹 任新民加入该项目
解说:1955年10月,钱学森回国,这个被誉为“一个人顶五个师”的火箭专家的归来,为当时中国的导弹研制带来了希望。刚刚归国的钱学森,在东北参观重工业时,第一次见到了任新民。
谭邦治(任新民秘书):钱学森到哈尔滨竣工去参观,这时就是任新民,也陪同着钱学森来看了这个实验室,当时他们交谈,对这个符合推进剂的固体发动机交谈比较多,对火箭的发展问题也交换了意见,所以当时就说,两个人谈得很相投吧,所以就说他也是第一次和钱学森相识。
解说:在当晚的宴请上,钱学森对时任哈军工院长的陈赓说,任教授是你们的火箭专家,我今天有幸认识了他。当钱学森离开的时候,他颇有感触地对任新民说,我们一见如故,希望不久我们再见面,深入探讨一些问题。钱学森向国务院提交了《关于建立我国国防航空工业的意见书》,提出了发展我国火箭与导弹事业,并亲自点了包括任新民在内的21名高级专家加入该项目。从此任新民开始了他的航天生涯。
祖籍安徽宁国的任新民,曾于1935年考入中央大学化学系,卢沟桥事变爆发后,为了有机会参加抗日斗争,任新民转考南京国民政府军政部兵工学校大学部,并被百里挑一选中。8年抗日战争,手持落后武器装备的中国军人,用血肉之躯抵抗日军的飞机大炮,给任新民留下了很深的影响和刺激,那时的他已经下定决心,要学到先进技术。1944年任新民考取公派美国留学,并在四年后获得密歇根大学博士学位,正当任新民在美国已经有了安稳的工作和生活时,新中国的成立让他义无反顾地启程回国。
1956年,苏联同意援助中国,建造导弹、原子弹以及发展其他航空技术,一年后国防部五院引进了两枚苏联R-2导弹,开始导弹仿制工作,该任务被命名为“1059”,任新民担任液体火箭发动机总设计师。发动机是火箭的心脏,但就是在对这个心脏的研制过程,任新民却发现苏联专家提供的图纸不仅漏洞百出,而且涉及到试车台等关键性技术的图纸根本没有。
王桁(原运载火箭副总设计师):后来任老总就提出来,说你得给我这个,我将来发动机怎么试车,人家苏联说的很轻松,你拿到莫斯科去试啊,我们给你试,这个很好吧。任老总说这个不好,这个等于我还得靠你,我不能自主来生产我这个发动机,这个不行,绝对不行。
解说:苏联专家认为,当时连试车台见都没见过的中国技术人员,根本不可能建成试车台,但任新民却下定决心,要建成中国自己的试车台。
情景再现:
秘书:主任你找我。
任新民:发动机要试车,苏联我们又不能去,你们提个方案,我们要建自己的台。
解说:经过了三个月的奋战,任新民对发动机的试车状况并不满意,他带着发生器找到了苏联专家施尼亚金。
王桁:他是跟任新民,当时任新民是我们的头。他两个人是经常在一起的,任新民就跟他讲了这个情况,这个人很好,他说那你应该去要那些资料,有一天他,任新民陪着他来看我们这个试车台,就说没资料,后来他说你记,我给你说。什么名称资料,都把它记下来,资料号是什么,他很清楚。一口气说了七八本,就这些了。编成目录你报上去,问他要。后来过了一个多月,那资料真来了。
解说:1960年6月,苏联政府单方撕毁协定,苏联专家准备全部撤走,一些西方媒体宣布,中国的导弹计划夭折了,中国人的导弹梦碎了。此时对于任新民和他领导的发动机研制组来说,没有图纸没有苏联专家的协助,工作异常艰难。
马作新(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第19研究所原所长):研制过程当中,我们刚搬到这个南苑地区来以后,接收的这个飞机的修理厂,现在这个制造厂,当时很破烂的一个厂,当时我们就在大机库里面工作,就是飞机的库里面工作。又漏雨又透风,就那个条件下,一下雨那个棚子都漏,就是个板凳和图纸板,搜集资料到处去跑,到处搜集资料。
他本身就是坐那,他家有好几个孩子都要照顾,还有老母亲都要照顾,他就跟我们在一块不回家,他这个榜样呢就使得我们,那真是我们年轻人的榜样,他这样干,你说我们能不干吗,他也不命令你,说你回家吧,回家吧。
 楼主| 绕落回 发表于 2014-8-4 23:20 来自航空航天港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毛泽东笑谈:中国原子弹吓得美国60年代如坐“火山口”
解说:1960年11月5日,仿制的第一枚液体近程导弹在酒泉发射基地发射成功,尽管只有550公里的射程,却为中国的导弹事业打下了初步的基础,任新民紧绷了两年多的神经,总算能够有所调整。20世纪60年代,手中握有核武器的苏联和美国对尚且没有核武器的中国构成了很大的威胁,在这样的国际局势之下,导弹进一步的研制工作,对于中国未来的命运至关重要。
聂荣臻提出,要依靠自己的专家和工人搞出自己的导弹,一个月后东风二号导弹设计委员会成立,任新民被任命为主任委员,并担任了发动机设计部主任。这颗中国首次自行研制的导弹,改进最大的地方就是液体火箭发动机,但研制过程中故障最多的,也是发动机。
谭邦治:任新民也是自己觉得,就是一个技术问题,它就是一层窗户纸,这层窗户纸没有捅透以前,就是技术关键没有突破以前,他也是心绪很乱,心情就是觉得这个事到了从何下手,还没搞清楚头绪呢。后来他一天晚上,夜里他是说十一二点了,当时是当时国防部五院的常务副院长王秉璋,他给任新民家里打来电话,任新民拿起电话,王秉璋讲我是王秉璋,聂老总要我转告你一句话,就是在最困难的时候,也就是快成功了,当然聂老总这是有个哲学思想了,当时呢任新民就是非常激动。
解说:第二天任新民把聂荣臻的话,传达给所有的同事们,鼓励大家再接再厉,攻克最后的技术难题,1962年3月,中国自行设计的第一批导弹出厂,运往酒泉发射基地。但就是这个承载着希望的导弹,最后却以飞行试验失败而告终。整个发射场都笼罩在巨大的压力之下,各方面都不相信问题会出现自己负责的环节上,都在为自己的部门申辩,会场上气氛很紧张。
王桁:最高领导,当时是聂荣臻,他这个人我觉得很了不起。他说这个是科学试验,你们又是第一次没有经验,出了点问题没有关系的,不要太,现在的话就是太纠结,重要的是要分析原因,找到这个原因。
解说:此时针对事故原因,理论研究者们,提出了两种解决方案,一种是“减震”,另一种是“抗震”。两种方案都有道理,到底是选减震方案还是抗震方案,直接关系到下一次发射能否成功,大家把目光投向了负责发动机研制组的任新民身上,但任新民并没有表态。
朱森元(中国科学院院士):当时呢,他在当中就,就是不随意给他否定一个方案,减震你专门搞减震去,抗震的专门抗震,是两条线,他这一弄的话呢,群众的积极性也没有损伤,照样可以发挥作用,这个国家任务也能够进展,所以这条倒很好的。
解说:在中国核爆炸第二天,美国白宫分析会上,首脑们仔细分析后认为,中国只有少数过时的伊尔-28型飞机,是否能运送核弹还有待分析。很快在新闻媒体报道中就出现中国原始的和不实用的核武器是有弹没枪,就在“东风二号”发射成功时,任新民已经提出我们的发动机,应该进一步增加射程,要爬高。当时周恩来很支持任新民的建议,作为发动机研制中心的11所的任新民,开始与科研人员一起投入“东风三号”的研制工作。
1966年底,当几乎整个国家都沉浸如火如荼的文革中时,“东风三号”第一发遥测弹奔赴基地进行飞行试验,带队的是任新民。这一年的冬天十分寒冷,一望无际的茫茫沙漠,沙粒在寒风中飞扬,而技术人员都去参加运动,任新民只好顶着寒风,奔波于厂房宿舍等地方,寻找参试人员,同时还要顾及发射导弹的费用问题。
马作新:当时这个发动机试车的时候,我们研制成功了以后做试车,试车要验收。你想试一次车要花多少钱,每一公斤一秒钟出去二十多公斤这个偏二甲肼,每公斤的偏二甲肼要四十块钱,烧人民币都来不及,都不如它烧得快,我们心疼。你想想全国人的肚子都吃不饱的情况下,我们就尽量把这个验收时间搞短一点,都做得很好,实验都好,到天上一发,四个燃烧室,其中坏一个,这个原因就这样。我们舍不得花钱,要真正舍得花钱的话,你多试点车的话,就暴露这个问题了,原因就这个原因,抠门太抠门,包括任新民跟我们都抠门。
解说:发动机组人员不断调整方案,直到1967年“东风三号”第五次飞行试验开始,大家期待的仍旧是成功,期待着能松口气,但偏偏事与愿违,问题究竟出在什么地方,一时难以下定论,任新民很着急,他独自走在发射场苦思冥想,突然想到物证,去寻找失落的弹体残骸。
马作新:然后我们去的时候,当时就做飞机到和田,那就是1月份,披着个羊皮大衣,中午的时候出汗走,太阳晒,直晒出汗,满身是汗。到了晚上以后,冻的那个冷劲,透到你骨头里。没办法我们就是,维吾尔族怎么过夜呢,他就把沙子烧热,就那个柴禾把它烧热以后,胡杨、胡杨树把它弄起来烧沙子,然后埋上睡觉。任新民跟我们一样,露个头戴着军帽,一块把那个沙子烧起来以后,盖在身上。睡一两个小时就冷了,又冷了再烧,再起来爬起来再烧。任新民就这样跟我们一块走,所以这个人非常深入实际,跟着大家一块走。
解说:就在高低不平,连绵不断的沙丘之间,任新民拄着根拐棍,与搜索队员一起亲自寻找,连续奋战了四天,直到第五天夕阳西下时,一块半掩在沙中的黑色金属残片终于被找到。经过改进东风三号再次发射,就在发射前任新民突然发现,火箭正在冒烟,燃料漏气了,经过检查之后工作人员说没问题,下令起飞后火箭再次冒烟,试飞任务中止,当时七机部命令停止发射,但是任新民却不同意。
王桁:最后任老总分析分析分析,分析到最后没有问题了,没问题,我决定打。我决定我负责,他这个人是很什么的,他这个民主集中制,他贯彻地很好的呀,你们都说都弄,我弄清楚我做决策了,但我决策错了我负责。对错都是我负责,他这话说的很明白了。
解说:“东风三号”的研制成功,使中国仅仅用了十年的时间就拥有了完全独立的中程导弹,毛泽东曾笑谈,中国的原子弹只是吓吓人的,可这一吓真吧美国人吓得不轻,他们在整个60年代都生活在“火山口”上,日子过得十分艰难。“东风三号”成功发射之后,任新民领导的“东风四号”导弹也顺利完成既定任务。
王桁:他有一个外号,人家给他的,他是个常,就是说福将,他是个福将,常胜将军。就他上发射场去,监督这个发射的话,大部分这些发射都是成功的。为什么呢?他就是临场了解情况,发现问题,那你得马上给我改,给我校正了,没问题了,你才能打。所以打以前他心里明明白白的,这个问题成了,没问题了。
 楼主| 绕落回 发表于 2014-8-4 23:21 来自航空航天港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东方红二号卫星发动机故障频发 技术突破成关键
解说:1957年10月4日,苏联宣布成功地把世界上第一颗绕地球运行的人造卫星送入轨道,这颗人类向宇宙发射的第一颗人造卫星,标志人类进入了太空新纪元。在1958年的中共八大二次会议上,毛泽东第一次表示,我们也要搞人造地球卫星,该卫星最后被定名为“东方红一号”,而运载它的火箭为“长征一号”。任新民担任该型号的总负责人,1970年4月,任新民和钱学森乘专机飞抵北京,向周恩来作“长征一号”火箭与“东方红一号”发射前最后的汇报。
会议期间周恩来环视参加会议的人员,问任新民同志来了没有,而这已经不是周恩来第一次这样问,在文革期间周恩来始终关注着任新民,有时国务院开会也要求任新民参加,就是为了看看他是否平安无恙。在这次汇报会上,周恩来特意让任新民坐在最前边,汇报会上钱学森最后提出了卫星安全问题。
谭邦治:假如卫星在天上出了问题,唱着东方红掉到海里去,这搞不好就政治问题了,就是假如说你有安全自毁系统,就给个指令,这个卫星就炸毁了,就是说播东方红乐曲的时候就停了嘛,就炸毁了嘛,就没有这个事了,他说不装安全自毁系统,可能就带着东方红乐曲呢,掉到海里去了,这样还就成了政治问题了。
解说:在“文革”的氛围中,一提及政治影响大家都不敢发表意见。
谭邦治:后来周总理就是到处走,走到任新民面前,任新民同志你什么意见?任新民同志,当时就把这个意见就讲了。
任新民:如果有问题,也已经在大气层外了,不可能造成伤害,但是装了自毁系统里面无线电信号多,容易造成故障,我不建议装。
谭邦治:因为这就等于和钱(学森)提出那个意见,等于两种意见了,后来这时候周总理就讲了,说这个关于卫星要不要装,安全自毁系统的问题,他说我回去以后向伟大领袖毛主席报告,向政治局报告。
解说:就在第二天早上8点,总理办公室通知,根据毛泽东最后的批示,东方红一号卫星不装安全自毁系统,但这次卫星要一次成功,为国争光。1970年国庆节,毛泽东在天安门入口处接见东方红一号卫星发射的专家,这其中就有任新民。就在中国“东方红一号”卫星上天的第二年,尼克松访华,周恩来对尼克松随身带的通信卫星地面天线的控制设备十分关注,由此迅速建立俄国的通讯卫星体系,成为了航天人的下一个目标。
1975年被认为是当时中国规模最大,涉及部门最多,技术最复杂的大型航天系统——“331工程”正式组建。任新民被任命为总设计师,但私下大家都称他为“任老总”。“331工程”一开始就是一场关于到底使用常规发动机还是新型氢氧发动机的大讨论。
朱森元:氢氧发动机用途呢,就是为以后的发展很有前途。常规发动机呢,它可以保证到时候完成,当时是这样定的,但是呢随着这个任务的研制进程,这个卫星的重量越来越重,到1977年的时候,它长到七百多公斤了,翻了一番了,所以后来这个唯一的办法,就是氢氧了,但是这个问题呢,氢氧的难度很大,当时没有任何研制基础,完全是凭空,凭着看的资料,人家资料库里,透露出来的一些信息。
解说:七机部在关于331工程的工作会上,最终将常规三级运载火箭,列为第一方案,此时的任新民正率领中国宇航学会代表团访问日本。听到这个信息后,一直力主氢氧发动机的任新民心情很沉重。
谭邦治:他说意思就说,当然这两个方案各有其长各有其短,但是他说氢氧发动机从技术发展的方向和未来的发展趋势,早晚是要上的,而且它具有很多优点嘛。他说根据现在我们的进展情况是完全能够搞得出来的,所以他说把这个长征四号作为第一方案,后来改成叫“另一方案”,就是一字之差。他很清楚他说这个东西,在我们只有第一方案,你那个另一方案或者叫备份方案,那是没人重视的,就等于不了了之了,所以那就说意思如果你把氢氧发动机作为另一方案,那就不知道猴年马月了。
解说:在研制氢氧发动机初期,任新民想借出访日本的时候,参观日本的氢氧发动机,却遭到拒绝,对方说这是国家机密。而到1982年氢氧发动机制成可以试车的时候,涡轮泵又连续几次严重损坏,每当遇到困难的时候,质疑的声音就会再次响起。
王桁:张爱萍说我搞不懂了,你们那个成熟的发动机不用,干嘛要用氢氧发动机呀,这是张爱萍说的话,你想象他任老总的压力大不大。
解说:时任中央军委副秘书长的张爱萍,曾经立下军令状,要求长征二号只准成功,不许失败。面对氢氧发动机出现的各种问题,任新民却依旧鼓励朱森元、王桁尽快解决故障。王桁提出改进现有的氢氧发动机方案,可以增进发动机的推力。
王桁:主任,我们的氢氧发动机好像有点问题,是不是可以这样改进一下。
任新民:这个东西搞得这么大,不是那么容易的。
王桁:因为大家在一块时间长了吧,我就理解他心情了,他是不同意。不同意后来我们就不提了,就死心塌地搞这个。这个决定是很对的,因为你这个东西不搞成,你说你搞一个更大一点,你搞成的时间就更慢了对吧,那肯定人家揪你小辫子的人,就很多了。那可能你这个都搞不成,如果这个搞不成,那整个氢氧的命运,氢氧发动机的命运,那就可以推后很多很多很多年。
解说:“长征三号”火箭发射当天,关机和滑行段飞行都很正常,但紧跟着二次点火三秒钟后燃烧室压力开始下降,并迅速下降为零。“东方红二号”卫星,未能完成发射任务,故障就出在氢氧发动机上。
朱森元:后面一不成功,分析有好多问题,都要好多,各种各样意见出来,其中就发现我们平时实验的东西,有些措施取消了,结果装到火箭去的,没有这个措施。当时他以为是我,我们两个人从发射阵地到技术阵地当中,他同我发火了,他说我要查到底是谁弄的,当时我问他这个措施没有,我也不知道是谁弄的,当时他说我要查,说我查清了以后,我非要处分你们不行。他发火归发火,完了以后他当时第一发没有成功,第二发火箭还在那里,还要不要打,怎么打,要采取什么措施,这个问题很紧张啊。
解说:此时有人提出放弃再次发射的意见,这使得正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执行任务的任新民,谢光选感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们要争取再次发射,于是任新民返回北京,亲自向张爱萍汇报。
谭邦治:张爱萍到得比较晚,到了那大衣一脱,张爱萍这话讲得很简单,他说各种意见我都听过了,今天都不讲了,今天我就听从前方回来的任新民同志,听听他的意见。后来任新民把这个主要的观点,和主要的论据大致做了个汇报,结论就是说我们能够组织在4月底以前,能够组织第二次发射,而且能保证,能够第二次发射成功,就是表示这么个态度了。张爱萍最后呢,那会开得很短,最后说就按任新民同志意见办,我们马上组织第二次发射。
解说:汇报会后的任新民顾不上回家,当天下午就乘飞机返回成都,尽管一路上任新民都非常兴奋,然而就在乘坐火车的途中,他却突然沉下心来,思考造成“长征三号”两次点火失败的故障原因,但是陪同任新民的秘书谭邦治,看到他不停的用手比划着什么。
谭邦治:他因为当时那几条措施,觉得这个措施也确实是应该有效,但是他觉得总是没有解决到根本上。
任新民:小谭给我拿张纸。
谭邦治:后来呢因为故障分析里边,后来他说老谭找点纸,我就把我包里那纸拿来,他说就是意思就是说,你这个引起二次启动失败的,造成二次启动失败的原因,是有产生富氧爆轰,就是氧多了。
任新民:如果加上一个旁路开关,再加上液氢,就可以解决富氧问题。
谭邦治:你富氧问题没有了,它就不可能引起爆轰了嘛,所以这样他就是拿那个,拿张纸在那弄,我说后来我说行,这个办法倒是值得考虑。
解说:次日清晨任新民带着自己的想法,赶到发射场,同有关的科技人员到运载火箭氢氧发动机旁看实物,量尺寸,研究增加液氧旁路系统的可行性,在事实这一改进措施的前后四天三夜里,任新民一直坐镇指挥,从设计、生产到试验一环扣一环。就在“长征三号”运载火箭研制成功后,任新民却面对着一个棘手的问题,到底之后的“风云一号”气象卫星是继续用“长征三号”来发射,还是采用改进后的“长征四号甲”。
谭邦治:那时候上海不是搞“长4甲”嘛,这两个意见争论得非常厉害,那包括最后呢任新民是主张,意思就是说十月怀胎,现在这个“长征四号甲”已经是怀胎八九个月了,你要打胎就要伤母体,就是整个上海(航天局),就是他是这个观点,所以他说现在剩这个20%左右的工作,我们再花一些小钱,就把这个火箭搞出来,是有用处的,不能下马。
解说:有领导直接问任新民,你对长征四号甲的发射成功有把握吗?时任该工程总设计师的任新民说,长征四号甲能研制成功,如果不成功我负全责,包括坐牢、砍头,别看我70岁了,坐几年牢还没问题。
谭邦治:那时候(任)部长就讲了,他说副部长里边是一对一,一个同意一个反对,老专家老总里边是一对一,机关里边是一对一,他说关键我这一票,我站在那边那边就是四。开始他也是呢,(任)部长想把“长四”上海整个运载火箭全下马,后来最后他站这边来了,所以最后“长四”,所以上海现在这个运载火箭得以保留就是这么回事了。
 楼主| 绕落回 发表于 2014-8-4 23:22 来自航空航天港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任新民多次被外媒记者提问:中国航天准备不准备上人
解说:在两弹一星元勋颁奖大会上,任新民获得了功勋奖章,作为中国6项大型航天工程的总设计师,任新民被认为是总师第一人。1978年6月,已经担任第七机械工业副部长的任新民,带领中国航天代表团到日本进行学术访问的时候,被一日本记者问,你们中国航天准备不准备上人,相隔不过两年,美国众议院下设的一个专门委员会的主任访问中国时,点名要找任新民,两人见面后这位主任问的问题是,中国航天准备不准备上人?这些问题把任新民问住了,三十年来任新民的心思都用在了导弹火箭和卫星工程上,没有空闲时间去思考,而现在他意识到是回答这一问题的时候了,任新民开始构想载人航天这个项目。
谭邦治:他当时那个思想啊,真正是像着了魔一样,就是说我们前30年走过来了,别的我们不好讲,我们起码有三个字,我们做到了,就是“没偷懒”,就这中国航天啊。他说后30年你怎么走,怎么干?没一个任务,没一个工程,你的队伍,就是队伍的稳定啊和锻炼提高这都成问题。
解说:当时最激烈的争论,集中在到底中国是建载人飞船还是航天飞机上,相对于只能使用一次的飞船,任新民更倾向于飞机。
谭邦治:开始他是不主张上飞船这种方案,他说这个玩意人家三四十年前搞的东西,我们再搞是不是有点吃人家嚼剩的饃了,有点不大好了。所以他想搞带膀儿的,所以那时候他就是对那个赫尔姆斯啊和那个夏特尔,还有那个什么就是美国人搞的这个航天飞机像挑战号这样的,他就想带膀儿,他说起码不行,我们可以就是说解决重复使用的问题。但是当时呢他对这个搞航天飞机的技术难度啊,看来还是不到位,后来有人就讲,中国连搞个飞机的起落架都搞不了,意思就是你搞航天飞机那起落架,就不是这个运输机的起落架了。
解说:任新民态度的转变,引来不少争议,原本认为应该发展航天飞机的科学家,也没因为任新民的转变而改变,两种不同意见的专家们,仍然各抒己见,而知道1992年,航空航天部正式成立了载人航天工程论证评审组,专家们就专家载人飞船的设计,仍旧争论不休,这样旷日持久的争论,让载人飞船迟迟无法立项。
谭邦治:评审委员会呢,那当然都是我们航天系统的,各路的大专家了,说的开玩笑话就都是武林高手,各自都有一套,思想统不起来,有的专家就是“啪”把录音机往这儿一放,我的意见录下来,将来这实践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就是用实践来检验。还有的呢他说我要把我的意见写在评审委员会的意见里边,我自个儿来签名,或者你那个评审委员会的意见我不签名。
解说:担任评审委员会主任的任新民,面对如此景象不得不暂时休会,但是他私下登门拜访那些意见最为尖锐的专家,交换意见希望能够达到共识。
谭邦治:然后第二天开会,就讨论评审意见和通过以前,他又专门做了一个讲话,做得非常,他们说很多人当场都流泪了。
任新民:载人航天工程马上就立项了,我们有新的目前,新的任务,如果因为我们几个人意见不一致,把事情耽搁了,对不起江东父老。
谭邦治:最后这时候,马上再一讨论一表决,就是百分白地通过,也没人,就是那些持有不同的意见,或者意见大的,就是现在都叫顺气了吧。所以这个里边就靠两个,一条靠他的威望,和他的个人怎么说呢,人格魅力吧,还一个就是他这个做工作呀,确实大家以心比心的,这样实实在在谈问题。因为他上来就讲,这个在技术问题有不同的思想,不同的意见,你们敢于发表,这都是可贵之处。但是呢这个事还得要最后呢,不能每个人按每个人的意见办,那是办不了的,最后还得有一个集中的问题,所以他讲那个道理很透的。
解说:1992年9月21日,中共中央在中南海勤政殿,召开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讨论中国载人航天工程的发展问题。经过讨论会议一致同意,决定要像当年抓“两弹一星”一样,抓载人航天工程,中国的载人飞船工程正式批准立项,代号为921工程,自此工程在全国各地有关单位悄无声息地全面开展起来。921工程研制工作正式开始时,任新民已经是77岁的老人,但他仍然坚持参加研制中各重大技术难题研讨会、各类评审会。后来的神州一号到神舟五号的发射他都要亲临现场。
2003年10月15日,迈入88岁高龄的任新民,再一次来到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目送着神舟五号飞船,将中国航天员杨利伟载上太空遨游,当记者再三要求采访他时,他只说了七个字,“好啊好啊非常好。”
王桁:从现在我们这个航天界来讲,技术专家里面给我感觉,好像钱学森是一个更高层次啊,他是一个这个方面的人物,真正的具体工作就是很有成就的,钱学森下来可能任新民就排在第二了,给我的感觉是这样的,为什么就是因为他做了很多事情,这些事情没有他来做的话,恐怕我们现在国家有些航天的发展,还不是这个样子。
以前大概几年以前吧,他年纪比较大,我们去问他,现在该怎么搞什么东西的,对吧。他说你们别问我了,我现在年纪大了,我该的事儿做完了。他偶尔也问我,说你们那个长征五号什么时候打呀,都问这种问题,这种问题还是问的,我说大概2016年吧,哎呀怎么那么慢呢,说说。但是真正你说怎么搞怎么搞,他不跟你说了,他说我现在年纪大了,我不动脑子了,该你们干了。
郑浩:从东风一号导弹到神舟五号载人飞船,任新民就像他研制的发动机一样,始终如一地运转着,面对已经取得的成绩,任新民从不居功,他说工人盖的房子大家能住,农民种的粮食能解决大家吃饭的问题,我们搞火箭卫星这些国防尖端技术,国家能派上用场也就心满意足了,我们所做的事做得怎么样,只能由后人去评说。明年是这位功勋卓著的航天老人的百岁诞辰,让我们共同祝愿他幸福安康,天伦永享。
持续发展中国的航天事业,是全世界炎黄子孙的愿望。——任新民
StdNormDist 发表于 2014-8-8 20:55 | 显示全部楼层
长征五号选择氢氧芯级+煤油助推,想必任老背后坚持了不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航空航天港 ( 豫ICP备12024513号-1 )

GMT+8, 2019-9-22 14:32 , Processed in 0.280801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技术支持:飞腾网络

© 2001-2018

豫公网安备 41019702002513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