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航天港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返回列表
楼主: heito
收起左侧

[其他主题] 西昌卫星发射中心

  [复制链接]
lih 发表于 2010-10-5 15:20 | 显示全部楼层
shuchunyong 发表于 2010-10-5 15:36 | 显示全部楼层
请问西昌没有1号发射工位吗?
shanyan521 发表于 2010-10-5 14:57

设计有1号工位,但是没有建设!!!!!
航天迷 发表于 2010-10-8 19:25 | 显示全部楼层
西昌卫星发射中心:40年创造“六个一”
2010-10-08 10:02:31 来源: 科技日报网络版  暂无网友评论
浏览字号:大 中 小 | 打印本页 | 通过Email推荐给好友:
  金秋时节,西昌,这座西南小城又一次吸引了全世界的眼球。嫦娥二号卫星从这里奔向38万公里外的月球。

  这是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组建以来执行的第60次航天发射任务。

  “今年是中心组建40周年。”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党委书记孙保卫向媒体介绍说,40年来该中心取得了辉煌成就,可以归纳为“六个一”。

  “亚洲第一塔”

  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组建于1970年12月,下辖15个部站,主体位于四川省西昌市,发射场在冕宁县,距西昌市约60公里,还有两个测量站分别在宜宾和贵阳。此外,海南航天发射场已于去年正式开工建设,由中心负责建设、管理、使用。

  孙保卫介绍说,该中心主要承担地球同步轨道卫星发射任务,同时具备发射多射向、高中低轨道和月球探测卫星的能力,是我国对外开放最早、发射卫星次数最多、唯一使用液氢液氧低温推进剂的航天发射场。中心主要由测试发射、测量控制、通信、气象和技术勤务保障五大系统组成。

  目前,该中心现拥有两座现代化的发射工位。3号发射工位于上世纪80年代初建成投入使用,先后创造了首次发射试验通信卫星、实用通信卫星和国际商业卫星“三个第一”,被誉为“功勋塔”,2006年进行重建、2007年10月承担了嫦娥一号卫星发射任务。2号发射工位于1990年建成,由活动式勤务塔和固定式脐带塔组成,可以全天候对火箭、卫星进行测试,被誉为“亚洲第一塔”。

  孙保卫说,为具备执行高密度任务的能力,近年来中心新建了卫星测试厂房、测发远控楼和西昌指控大厅,大规模改造2号、3号发射工位,建成覆盖五大系统的C3I系统,试验任务IP专网网速达到万兆并覆盖所有参试岗位,中心信息化建设向自动化智能化发展。目前,中心可同时对3颗卫星、2枚火箭实施并行测试,年发射能力达到10至12发。2009年,中心发射建筑群被评为新中国成立60周年百项经典暨精品工程。

  “东方红二号”从这里升空

  1984年4月8日,“东方红二号”试验通信卫星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升空,标志着我国成为世界上第3个掌握火箭低温发动机技术的国家和第4个成功发射地球同步轨道卫星的国家。

  孙保卫介绍,经过40年的不懈努力,该中心综合发射能力显著增强,实现了从发射单一型号火箭到发射多种型号火箭;从单射向发射到多射向发射;从发射地球同步轨道卫星到发射多轨道航天器;从发射国内卫星到发射国际商业卫星;从每年2至3次发射任务到年发射能力达到10颗以上;从近控测试发射到远控组织指挥的六大跃升。

  人才搭起登天梯

  “人才是航天事业兴旺的支撑。”孙保卫说,为了培养好队伍,该中心紧跟国际航天发射市场步伐,提出了“事业励人、环境育人、感情留人”的人才培养思路,大胆将年轻技术骨干派到任务关键岗位使用,有计划地安排年轻科技人员参与管理和决策,有针对性地组织他们分析排除故障;抽调年轻技术骨干组成系统工程师,派往发射一线实施技术监督和指导;让年轻科技人员在设备更新、改造和技术革新中挑大梁,培养创新能力;加强图书资料和科技信息网络建设,建立了中心互联网、局域网,模拟训练系统、数字仿真训练系统、网络教学训练系统等“两网三系统”;聘请专家教授到中心讲学,与国防科技大学、重庆大学、四川大学等军地重点高等院校建立长期学、研合作关系。该中心还努力为科技人员排忧解难,在疗养、医疗保健、住房分配、解决婚恋问题等方面均予以优先考虑。

  人才培养的良好机制鼓舞了科技人员视航天事业重于一切的责任感。孙保卫说,在1997年以来的37次卫星发射任务中,一线技术骨干发现并排除重大技术故障200余个,排除技术安全隐患800余起。共取得60多项部委级以上科研成果,其中《发射场区推进剂环境污染研究》、《发射场区雷电监测预警系统》等项目还填补了国内相关领域的空白。“目前,中心基本形成了一支技术精湛、学术造诣深、能够迅速排除重大故障、善于发现和解决复杂难题的技术专家队伍;一支能够跟踪世界航天发展趋势、通晓发射试验指挥、驾驭复杂局面能力的指挥人才队伍;一支层次结构合理、专业技术过硬、能够出色完成任务的基础人才队伍;一支科研谋划能力强、善于运用现代管理方法的管理人才队伍”。

  国内首家实施质量管理认证的航天发射场

  40年的艰苦创业,几十次任务的风雨历练,使该中心一代代航天人认识到,质量管理是一个系统工程,是一门科学,也是一种文化。

  孙保卫介绍,从2004年开始,该中心组织领导层、系统指挥员、岗位操作手近千人,按照国际标准进行质量管理体系建设。2006年9月顺利通过中国新时代质量管理体系认证中心认证,成为国内第一家实施质量管理体系认证的航天发射场,从机制和制度上确保了质量控制的标准化规范化。

  他说,去年以来,该中心紧跟世界现代化管理的前沿,贯彻以人为本的理念,开始建设质量、环境和职业健康安全一体化管理体系,提出无环境污染事故、无健康安全事故、无违规问题发生的管理目标。目前,该体系已顺利通过认证审核。

  西昌航天精神创造世界奇迹

  “一代代西昌航天人扎根山沟、矢志航天,铸就了‘艰苦奋斗、求实创新、团结奉献’的西昌航天精神。”孙保卫表示。

  上世纪70年代,该中心在极其艰苦和困难的条件下建成,是我国三大卫星发射中心中唯一一个完全由我国独立自主建设的航天发射场。“‘天是罗帐地是床,安宁河畔扎营房。三块石头架口锅,野菜盐巴下干粮’、‘下雨当流汗,刮风当电扇,宁脱几层皮,也叫工程完’,这是当年发射场建设者生活的真实写照,是他们身上大无畏革命精神和乐观主义的集中体现。”孙保卫说,上世纪80年代末,中心仅用14个月时间建成了二号发射工位,创造了世界航天史上的奇迹。在当时,建造同等规模的发射塔美国要19个月,法国要29个月。

  同时他介绍,40年来,该中心在完成卫星发射任务的同时,也作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积极拉动驻地旅游业发展,并广泛开展扶贫帮困、献爱心活动。近年来,先后参与了冕宁抗洪、会理抗震和会理、会东、宁南三县抗旱等抢险救灾任务。

  用生命练就绝活

  “蒙眼摸阀”、“吊装一次入瓶”、“开塔一次到位”……这些古怪的名字,是该中心地面设备站操作手们练就的一项项绝活。

  孙保卫说,西昌发测站地面设备站共有36个专业、308个技术岗位,每项操作都直接关系到卫星发射的成败。但正是靠着这些绝活,地面设备站的工作人员一次又一次高标准完成了任务。他说,比如火箭加注期间,有100多个形状相同的阀门,在加注时,稍有不慎,就可能导致火箭推迟发射和人身伤亡。为了熟练掌握各种阀门的位置和作用,加注系统的小伙子们白天摸形状、试阀门的松紧程度,晚上趴在被窝里背每个阀门的位置。如今每个操作手都能蒙上眼睛,在指定时间内准确开启100多个阀门;星箭吊装要求极为严格,必须一次将几十米长的箭体吊到指定位置,星箭之间、箭体之间一次对接成功。为了练就一吊准的功夫,星箭操作手每天对着地面上的一个个小标记,成百上千次地练,平时他们还专门看着一件东西练对眼,最后他们练得能开着航吊,在1万多平米的测试大厅里,将一个啤酒瓶放在任何位置,吊着一支铅笔,从13米高处放下来,将铅笔一次放入瓶口;2号发射场的活动勤务塔重4500吨,高97米,启动、行走、停止受风向、风速等动态因素影响较大。为能娴熟驾驶,地面指挥和操作手不畏严寒酷暑,反复枯燥地练习同一个动作,做到在活动塔开、合的过程中,停在任何一个指定位置误差不超过2厘米。

  40年来,一代代西昌航天人扎根山沟、无私奉献,涌现出大量先进典型和感人事迹,先后有30人为航天事业和少数民族经济社会发展献出了宝贵生命。(编辑 张颖)
lqp 发表于 2010-10-9 15:2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航天发射有记录的飞行,西昌是59次吗?
航天迷 发表于 2010-10-9 20:0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航天发射有记录的飞行,西昌是58次.
shuchunyong 发表于 2010-10-9 23:1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航天发射有记录的飞行,西昌是58次.
航天迷 发表于 2010-10-9 20:05



    但是官方说10月1日是第60次发射呀!!!!!
lqp 发表于 2010-10-10 06:4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85# 航天迷

是59次,60次的话应该包括了那次用长二捆发射澳星紧急关机的那次。
航天迷 发表于 2010-10-19 21:28 | 显示全部楼层
yubinds 发表于 2010-12-21 15:54 | 显示全部楼层

庆祝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四十周年

西昌卫星发射中心40周年 年发射能力达10颗以上
2010年12月21日 14:50 中新网 【大 中 小】 【打印】 共有评论0


中新网西昌12月21日电 (张晓霞 陈秋均)中国最早开放、开放程度最高的西昌卫星发射中心21日在西昌举行纪念大会,庆祝其组建成立40周年。
解放军总装备部政委迟万春、总装备部副部长牛红光以及四川省、凉山州当地官员等出席纪念大会,与该中心老领导、老专家和工作人员代表共聚一堂,共同回顾光辉历程、总结宝贵经验、展望美好未来。西昌卫星发射中心主任李尚福在纪念大会上做工作报告,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党委书记孙保卫主持纪念大会。
据介绍,西昌卫星发射中心自1984年执行首次航天发射任务以来,迄今共组织63次重大航天发射任务,成功将61颗不同类别卫星送入太空,实现了从发射单一型号火箭到发射多种型号火箭、从单射向发射到多射向发射、从发射国内卫星到发射国外卫星、从发射地球同步轨道卫星到发射月球轨道卫星、从每年2-3次发射任务到年发射能力达到10颗以上、从近控到远控等一系列重要技术突破。
40年来,西昌卫星发射中心还创造出中国航天史上多项第一,包括首次发射试验通信卫星、首次发射实用通信卫星、首次发射国际商务卫星、首次发射大推力运载火箭、首次发射月球探测卫星等。该中心负责人表示,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将以建设世界一流现代化航天发射中心为奋斗目标,续写中国航天新的辉煌。
刚刚成功发射第七颗北斗导航卫星的西昌卫星发射中心,从办公大楼到发射场区、从实验室到操作间……连日来一派节日盛装。“感觉像过年!”该中心发测站火箭燃料加注手陈复忠说。
为庆祝40华诞,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文艺演出队还准备了一系列丰盛的“文化大餐”:激情上演自编、自导、自演的大型文艺演出“西昌航天颂”;参观航天展览馆、书画摄影艺术展;观看专题片《远征太空》和举办西昌航天精神座谈会等。
yubinds 发表于 2010-12-21 15:55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凉山托起中国航天梦——写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组建40周年之际  
2010年09月29日 18:40:29  来源: 新华网 【字号 大小】【留言】【打印】【关闭】  





资料图:技术人员正在调试遥测设备 秦宪安 摄





  走向太空也是走向世界


  再高的山,也遮不住西昌航天人远眺的目光。


  1984年11月1日,经国务院批准,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成为我国第一个对外开放的航天发射场。


  1986年,中心接到第一单外来“生意”:发射“亚洲一号”卫星。


  1986年是一个人类航天史上糟糕的年份:美国挑战者号航天飞机爆炸,法国火箭和美国火箭相继失利。这一年,被称为“国际航天灾难年”。


  暴雨并未淋湿西昌航天人激情澎湃的心。他们的目光穿过阴霾,投向雨后那道最美的彩虹。


  为了迎接“亚洲一号”,中心修建了亚洲当时最先进的卫星测试厂房。对方提出“室内空气洁净度不超过十万级”的要求,工作人员在没有先进设备的情况下采用“土办法”,拿绸布和酒精将3000多平方米的大厅地板和墙壁反复擦洗了几十次,最终使厂房空气洁净度达到一万级的“世界之最”……


  1990年4月7日21时30分,长征三号运载火箭成功将“亚洲一号”卫星准确送入预定轨道。外电评论说:“中国这次成功发射的意义,绝不亚于当年的原子弹爆炸!”


  面对赞誉,西昌航天人深知,茫茫太空变幻莫测,来不得半点马虎大意,禁不住丝毫固步自封。


  “颗颗螺钉连着航天事业,小小按钮维系民族尊严。”发射场上格外醒目的几个大字,每一个西昌航天人都谙熟于心。


  “火箭,重达数吨的庞然大物,由成千上万个元件组合而成,其元件的可靠性必须达到99.999999999%,也就是说,抽检100亿个元件,不可靠的元件不得超过1个。”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总工程师陶钟山说。


  而今,西昌发射中心的一线操作手,个个身怀绝技:在一万多平方米的测试大厅里,航吊操作手可以从13米高空把一支铅笔插入啤酒瓶口;拉卫星的特装车上竖直垒起6个易拉罐空瓶,行进数公里罐身纹丝不动;火箭加注,面对100多个形状相同的阀门,操作手们蒙上眼睛也能一次操作到位……


  还是在1990年,一件外星发射前星箭对接的往事,在一代代西昌航天人中传为美谈。


  火箭上4个小手指粗的“对正锁”必须对准卫星上的4个小孔,稍有不慎就会撞伤火箭或卫星。出于对中国专家的不信任,美国公司拒绝了中方的帮助,专门从本国请来吊装专家。然而,两个小时过去了,卫星和火箭还没能“吻”上。满头大汗的美国专家抱着试一试的心情请中方援助,中心立即派出年仅19岁的操作手陶敬。迎着外国人写满问号的眼光,陶敬稳健地控制吊车,仅用4分钟就将星箭一次对接成功!


  走向太空,走向世界,离不开开放的胸怀。


  无论是世界一流的美国肯尼迪航天中心还是国内一些研究院等产品研制单位,全部按照国际通行的ISO9001质量管理体系标准进行了认证。


  2006年9月,中心顺利通过认证审核,与国际竞争对手们站在了同一个平台上。


  “40年来,中心始终以‘建设世界一流航天发射场’为奋斗目标,先后实现了从发射单一型号火箭到发射多种型号火箭、从单射向发射到多射向发射、从发射地球同步轨道卫星到发射多轨道航天器、从发射国内卫星到发射国际商业卫星、从每年3次发射任务到年发射能力达到10颗以上、从近控测试发射到远控组织指挥的六大跃升,跃居世界十大航天发射场之列。”西昌卫星发射中心主任李尚福说。


  2007年8月,中央批准在海南省文昌市建设新一代运载火箭发射场,并由西昌卫星发射中心负责建设、管理、使用。这座将完全对外开放的新发射场,将承担起我国新一代大型无毒无污染运载火箭、地球同步轨道卫星、大质量极轨卫星、大吨位空间站和深空探测航天器的发射任务,基本满足国内外各种轨道卫星发射的要求。


  “海南发射场建成后,中国航天将形成沿海和内陆相结合、高低纬度相结合、各种射向范围相结合的发射新格局,极大提高中国航天发射综合能力。”李尚福说。

“奉献”的古老主题续写一代又一代


  梦想也许并不遥远,但通往梦想的道路从来都是布满荆棘。


  作为一项高技术、高强度、高风险的重大工程,西昌航天人经常要面对各种各样的风险和挑战,甚至牺牲。


  10多年前,中心准备发射的一颗卫星突然起火,引发卫星上数百公斤燃料以及大量火工品燃烧爆炸,卫星被毁,测试厂房及设备受到严重损坏。


  两年后,中心在发射外国的一颗通信卫星时,火箭起飞几十秒后,因平台倒台,在发射场山坡上触地爆炸,造成 人员伤亡,场区通信设施遭到破坏。


  接连的失利并没有击倒西昌航天人。走出阴影的他们在深入总结经验与教训的基础上,一步步完善组织指挥、技术协调、生活保障的规范和经验。


  “挫折是一笔财富。回顾中心40年的发展历史,正是这一群从挫折中走出来的英雄航天人创造了后来连战连捷的辉煌战绩。”西昌航天发射中心党委书记孙保卫说,“在成功与失败、鲜花与泪水中得到磨练,在各种紧急情况下得到锻炼和提高,才能真正走向成功。”


  成功的力量,源自航天人内心的勇气。


  从600多年前明朝的万户飞天起,在航天事业的发展历程中,世界各国都曾付出生命的代价。


  1992年6月16日,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在加注燃烧剂时设备出现故障,涡轮流量计一只叶片突然脱落入防空罐内。为排除隐患,18岁的操作手王京辉和20岁的陶勇春主动请缨下罐检查。由于罐内氮气浓度太高,两人先后窒息昏倒。紧急关头,在发射场工作了21年的加注系统操作手谢兆胜不顾个人安危,再次主动请求下罐救人,终因氧气不足也倒在罐内。


  因窒息时间过长,王京辉、陶勇春抢救无效,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谢兆胜在昏迷了7天7夜之后,奇迹般地苏醒过来。病愈后,从死亡线上被拉回来的他,又在这个危险的岗位上工作了整整18年!


  在西昌,在发射场,“奉献”这个古老的主题走进了一个个动人故事,又从故事里一代代传了下来。


  空调岗位操作手姜于,来自西昌发测站地面设备站。这个部门,也是他的父亲姜秋江曾经工作过的地方。


  1990年6月19日,“长二捆”火箭正要转往发射场,卫星测试厂房的加注电动大门突然发生故障,如不及时修复,不仅火箭发射要推迟,而且还直接威胁卫星的安全。


  姜秋江修复好电机返回时,不慎将门框底板踏落,从10多米高处摔了下来,牺牲时年仅31岁。


  那时,姜于只有5岁。他并不知道父亲具体是做什么工作的,但他清楚地记得父亲工作的地方有高高的塔架、长长的火箭。


  13年后,姜于来到西昌,继续父亲的事业……


  “我的妻子,我的爱人。当你读到这封信时,我已经走了,永远地离开了你,离开了我们温馨的家。亲爱的,你不要悲伤,当我选择了这项神圣而危险的事业的时候,我们不是已经共同做好牺牲的准备了吗?”


  1984年初,担任中心发射测试室主任的李联林在执行首次发射前,分别给妻子、女儿和父母写下了3封遗书。


  幸运的是,遗书没有派上用场。但这段朴实的文字,却让人们读懂了一代代西昌航天人的赤子之心。


  他们把最美好的青春和最宝贵的生命融入追梦之旅!


  他们把祖国的利益和茫茫太空的召唤视为至高荣誉!


  祖国和人民将永远铭记他们——西昌航天人。
mir-2 发表于 2010-12-22 00: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ir-2 于 2010-12-22 00:32 编辑
西昌卫星发射中心:40年创造“六个一”
2010-10-08 10:02:31 来源: 科技日报网络版  暂无网友评论
浏览 ...
航天迷 发表于 2010-10-8 19:25



    为什么先建成的是3号工位呢?2号可以说是后来的应急项目。是不是可以理解为:
1号工位:准备用于“曙光”载人航天计划,后取消;
2号工位:准备用于某计划,后取消,但保留序号,用在了CZ-2E项目上;
3号工位:用于331工程的CZ-3。
新3号工位:用于CE-1项目,后被CE-2项目放鸽子了。
mir-2 发表于 2010-12-22 00:20 | 显示全部楼层
补两条旧闻,这样西昌发射场的变迁就基本上全了。

嫦娥二号将换“位”发射 今明最后一次模拟合练


2010年09月28日 14:26 来源:长江日报 


  经过25日的再次露天检测后,嫦娥二号绕月卫星及其运载火箭昨日静静地伫立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2号发射塔内,期待着奔月时刻的到来。
  昨日上午,记者从西昌市出发,驱车60公里,通过军人把守的路卡,驶入一条通向发射中心的专用公路。
  在距发射场地百米左右的参观点,一左一右矗立着两座发射塔,左侧是3号塔,右侧为2号塔。它们被基地工作人员习惯地称为3号工位和2号工位,根据目测,两个工位相距大约400米。
  嫦娥二号将从2号塔发射升空


  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嫦娥一号是从3号塔架上发射升空。据了解,该塔架是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的首个发射工位,其建于1983年,因次年成功发射了东方红二号卫星而被誉为功勋塔。2007年,为发射嫦娥一号,该塔架被后移2.5米重建,因此该塔又被称为新3号塔。
  2号工位建于上世纪90年代初,其与3号工位一样,也是由固定塔和活动塔两部分组成,所不同的是,3号活动塔的塔身颜色为蓝白相间,而2号活动塔则通体为白色。据介绍,2号工位活动塔高达97米,固定塔高74米,均比“3号”要高出10多米,而嫦娥二号就将从2号工位开始奔月旅程。
  今明进行最后一次模拟合练
  由于2号固定塔的开启门处于闭合状态,远远望去,仍能看见里面射出的灯光,藏身塔内的火箭若隐若现。据工作人员介绍,运载火箭是在本月初完成吊装任务,而卫星则是10天前安装到位,星箭合一后,前后进行了3次合成演练,估计今天或明天会进行最后一次模拟合练,所以充当工作平台的活动塔一直与各层紧紧对接着。而到发射之前两小时,活动塔便会结束本次任务,通过“脚”下的64只滑轮挪到150米外。
  记者了解到,嫦娥二号除了换至2号工位发射外,其与嫦娥一号的另一区别是,运载火箭由长征三号甲变成了长征三号丙。
  长征系列火箭将进行第130次发射
  记者昨日获悉,昂首挺立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2号塔架内的长征三号丙运载火箭,将于10月1日托举着嫦娥二号探月卫星奔向月球,而这也将是长征系列运载火箭的第130次飞行。
  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陈列室中,横卧着一枚长征三号火箭,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枚“长三”,除未加注燃料外,与已经发射的同型号火箭完全一样,其总长度为43.2米,直径3.35米,起飞时的重量为202吨,可将1.5吨的卫星送入距地球赤道36000公里的同步轨道上。
  据介绍,它是长征三号系列的第一枚火箭,也是进入西昌基地的第一枚火箭。1982年3月19日运抵后,用它进行过模拟发射,虽然后来它没能升空,但它的两个“孪生兄弟”——两枚一模一样的长征三号火箭相继于1984年的1月29日和4月8日一飞冲天。
 %P双
mir-2 发表于 2010-12-22 00: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ir-2 于 2010-12-22 00:27 编辑

1008091850e6212646d243b9aa.jpg
mir-2 发表于 2010-12-22 00: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ir-2 于 2010-12-22 00:30 编辑

"嫦娥一号"奔月 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搭天梯

2006-08-19 09:44:15  四川新闻网消息


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正在重建3号发射塔,明年,探月卫星“嫦娥一号”将在此升空


  2006年8月11日,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发射测试站,重建中的3号发射塔,灰蓝色发射架静静矗立,红色塔吊正不断往上吊运钢架,增加着它的高度。“9月底将完成主体结构,10月进入设备安装,2007年初测试、3月投入使用。”发射测试站副站长李本琪告诉记者。
  在此之前的7月25日,国防科工委副主任、国家航天局局长孙来燕在北京透露,预计2007年,中国探月计划首颗绕月探测卫星“嫦娥一号”,将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发射升空,执行绕月飞行任务。
  未来5年,西昌卫星发射中心进入高密度发射期,将承揽30多颗中外卫星发射任务。
  这里,注定将成热点;这里,注定将引起世界瞩目。8月4日、11日,记者两度走进改建中的发射中心,解密鲜为人知的“飞天”故事。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进行时 为了2007“嫦娥”与月亮的约会
  奇怪没有1号发射塔
  远远眺望,两座钢铁大厦巍然矗立在峡谷尽头,这就是被人们称为“通往宇宙大门”的2号和3号发射塔。
  在中心采访,记者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2号和3号发射塔巍然屹立,却没有1号发射架。一打听,才知道个中缘由。当时,也就是国家在西昌布点时,还有一项“秘密计划”:在中心建立飞船发射工位,同时还精心挑选、培训了第一批宇航员。两项工作秘密进行,宇航员不知道发射工位建在哪里,西昌也不知道国家在秘密培训宇航员。但由于受综合国力、技术条件、交通运输等因素影响,航天发射工位论证后一直没建起来。
  如今,在离2号发射架2公里远处,当初意欲建航天发射工位的地方,为飞船发射准备的3个隧洞、5公里铁路线,仍搁置着。但梦想还在,1号位场坪依然保留在那里。
  拆了改建“功勋”发射塔
  3号塔始建于上世纪70年代,它用“长征三号”火箭发射了17颗国内外卫星,创造了3个“中国第一”,被航天人誉为“功勋塔”。但20多年过去,其技术可靠性、适应性差了,只能发射1.5吨同步轨道通信卫星。而在国际航天市场,商业卫星、国内卫星发射任务越来越重,需要同时发射两颗卫星。这就意味着,要有2个发射架保证接踵而至的卫星。于是,3号发射塔被拆除重建。
  改建后的3号塔高度比原来提高了10米,可发射的卫星扩大到了2.6吨以下。李本琪介绍,这些变化,主要是为了适应“嫦娥一号”运载工具“长征三号甲”运载火箭。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为了适应高密度发射任务。2、3号轮换,每年可打10颗左右。
  据了解,新的3号发射塔将于9月底完成主体结构,10月进入设备安装,明年初测试,3月投入使用。
  5年内30多颗卫星升空
  时间追溯到1998年12月。“长二丙”火箭“一箭双星”,将两颗美国铱星送入不同轨道。此后,中国在国际商业发射市场上沉寂了6年。
  “商业卫星发射开始遭遇到‘寒流’,有以往几次发射失利的累积,也有国际封锁的原因。”西昌卫星发射中心主任李尚福说。
  20世纪90年代中前期,卫星、火箭技术都在进步,大规模市场化后,运载火箭、卫星牵涉到的很多企业进入市场,“成本概念”使元器件生产处于一个躁动阶段。技术上的问题,加上元器件生产问题,造成好几种新火箭发射失败,如“长二捆”。
  蛰伏期,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并没“闲”着。1997年,中央明令“提高发射成功率”,在大量查漏补缺的同时,西昌卫星发射中心进入试验高峰期。
  2003年后,进入新的发展时期,“现在中心具备发射高、中、低轨道卫星的能力,各种型号都打。6年的商业发射困局,正被彻底打破。未来5年,30多颗卫星将从这里升空。今年到明年,可能要打8颗卫星。”
  过去时
  黑脸汉子们打开通往星空之门
  那道沟山沟里“刨”出航天城
  “无论如何,我们也要搞人造卫星。”1958年5月,毛主席的一句话响彻云霄。20年后,在四川大学上学的德阳小伙子李代兴,正忙着打点行囊,迎接他的是一个特殊去处: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和他同时抵达的,还有从全国各地高校慕名而来的180多名“天之骄子”。
  眼前的一幕,让李代兴至今刻骨铭心。进山的公路一路坑洼,吉普车扬尘而过,激起的黄土灰好久都散不开。没膝的杂草,乱石堆,荒山野岭,狂风打着旋儿,在山谷横冲直撞。山坡上的林木被吹弯了身子,发出痛苦刺耳的尖叫声。分到“沟”里的14个人,感觉阵阵凄凉。
  一晃28年过去,已是高级工程师的李代兴,每月都要从西昌去“沟”里两次。“沟”,就是他战斗了28年的发射测试站。站在高高的发射塔架下,李代兴感慨丛生。
  中国第一座卫星发射场建在甘肃酒泉。1969年底,中央决定再建一个新的卫星发射中心。新发射场的建设,既要考虑长远发展,又要便于保密和施工。因此,场区的选点至关重要。距西昌市区60公里左右,一条幽深峡谷,从9省25个地区的81个选点中横空出世,成为共和国第二个卫星发射中心。
  这一干,断断续续就是10年。1980年,荒山沟里,初具规模的现代化航天城拔地而起。1984年4月8日19时20分,发射阵地指挥员一声令下,巨型火箭拔地而起,扶摇直上。中国成为第5个能独立发射地球同步轨道卫星的国家。在36000公里的赤道上空,中国不再缺席。
  那个人击碎“蓝眼睛”的傲慢
  熟悉1990年我国第一颗国际商务卫星“亚洲一号”发射过程的人,一定不会对吴传竹这个名字感到陌生。
  吴传竹,中国航天气象领域的传奇人物,出生在大巴山的黑脸汉子。1970年,我国在酒泉发射第一颗卫星时,他就是气象预报组组长。
  西昌是全国的强雷暴区之一,气候瞬息万变,难以捉摸。吴传竹带领气象系统人员,提前两个月分析历年来场区的气象资料和上千张云图,提出4月5日发射最适宜。美方人员听后报之一笑,认为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技术也只能提前预报半个月的天气,而且准确率只有60%。就此,他们和中心原主任胡世祥赌了一只烤鸭。
  但事实很快击碎了“蓝眼睛”的傲慢。4月5日晚,晴空万里,验证了中心预报的“最佳发射时机”的准确性;而美方选定的4月7日,却雷声大作,阴雨连绵,迫使火箭推迟起飞。这时,吴传竹作出惊人预测,科学判定当晚21时前后,发射场上空将出现一块云空。果然,21时30分,火箭腾空而起,从不大的一块“窗口”中穿过,直刺苍穹。
  发射后的检测数据表明,“亚洲一号”的拥有者之一美国休斯公司打了80多颗卫星,这是入轨精度最高的一次。中国,由此成为继美国、法国之后,第3个打入国际航天商业发射领域的国家。
  那些事“最成功的失利”
  1992年3月22日晚,西昌卫星发射中心为澳大利亚发射一颗通信卫星。由于火箭发生故障,在已点火的状态下,卫星发射紧急中止。此刻,火箭已摆脱了发射塔架的固定,400多吨的箭体和卫星随时有倒地的可能。一旦倒地,推进剂爆炸所产生的巨大能量,会把发射场毁灭殆尽。
  面对危险,普通人想到的也许是求生本能驱动下的逃亡,而西昌航天人的第一反应,却是奋不顾身地冲向现场。
  当时,迫在眉睫的是固定火箭,这是一项极其危险的工作。发动机还在喷着余火,发射台上不仅严重缺氧,而且充满有毒气体。抢险的勇士们没有犹豫,纷纷冲了上去。发射台已被3000℃的烈火烘烤过,手脚一接触就被烫得发出“哧哧”声,但谁也没有后退。一位操作手四个手指被烫得粘在了一起,还坚持不下火线。
  据世界航天资料记载,像“澳星”发射出现的这种事故,抢险成功的概率几乎为零。国外航天界同行由衷赞叹:“这是中国航天最成功的失利!”
  旧的回忆
  100亿个元件坏的不能超过一个
  一份“发射情况一览表”,详细记载了西昌卫星发射中心40次发射“履历”。自1997年5月12日成功发射“东方红三号”卫星以来,中心已连续成功发射了17次。“这算得上是一个奇迹,但很不容易。”34岁的发射测试站副站长李本琪说。2003年以来,火箭测试发射的整个过程由他组织,发射场上数千名航天专家和科技人员由他指挥,火箭“点火”命令由他下达。
  火箭,重达数吨的庞然大物,成千上万个元件组合,其元件的可靠性必须达到99.999999999%,也就是说抽检100亿个元件,不可靠的元件不得超过一个。组织一次发射,牵涉上千个岗位数千项操作。
  一次,中心组织外星发射前的星箭对接,当卫星吊起时,火箭上有4个小手指粗的“对正锁”,4个锁必须对准卫星上的4个小眼,稍有不慎就会撞伤火箭或碰伤卫星。美国公司趾高气扬地拒绝了中方的帮助,专门请来了美国吊装专家。可两个小时过去,卫星和火箭还没“吻”上,美国专家急得大汗直冒。无奈,他们抱着试一试的心情请中方援助,中心立即派出一名年仅19岁的操作手。迎着外国人的疑问,操作手不慌不忙控制着吊车,只用4分钟就将星箭一次对接成功。
  中心副总工程师毛万标告诉记者,为练就航吊绝活,操作手们每天对着地面上的一个个标记成千上万次地练习,直到能够达到这样的境界:在12150平方米的测试大厅里,把一个啤酒瓶任意放置,开着航吊将一支铅笔从13米的高空放下,每次都能一次放进瓶口,才算合格。新的里程
  “嫦娥”芳踪
  2007→2012→2017
  月球探测,将是继研制和发射人造地球卫星、载人飞船后,我国航天活动的第三个里程碑。
  据今年3月2日南方周末报道,2005年12月29日,“嫦娥工程”已正式进入北京航天城的发射产品生产车间———这意味着探月计划第一步决战期的开始,从这一天起,工程技术人员生产出的所有航天零部件,在组装测试合格后将运往发射场,直接奔赴38万公里之遥的月球。
  这将是中国深空探测的首次飞行。“嫦娥一号”先要被送入一个与地球同步的大椭圆轨道,然后星箭分离,接着卫星不断变轨加速,并自动调整朝向月球飞行的姿态,直接奔向月球,直至到达环月轨道,其间需要飞行100多个小时。整个旅行大约需要10天。在距月面200公里的圆轨道上,“嫦娥一号”将对月球进行三维影像、月面有用元素的含量和分布、月壤厚度以及地月空间环境等多项探测。
  “嫦娥工程”是一个无人探月计划,而发射“嫦娥一号”只是该计划“绕”、“落”、“回”三步走中的第一步。据了解,将在探月计划中“落”和“回”阶段大展身手的无人月球车,正在哈尔滨工业大学深空探测技术研究中心的实验室里接受严格的测试。这个“嫦娥工程”中真正的“明星”,将在2012年前后露面。在月面软着陆后,它将对月表环境进行高分辨率摄影和月岩的现场探测分析,并把数据传回地面。2017年前后,月球车将再次登陆月面,这一次,它将采集月球样品并返回地面,为载人登月探测、建立月球前哨站的选址提供数据。任波胡建兵徐贞宇四川报记者张宏平王云
sunyong 发表于 2011-1-6 19:49 | 显示全部楼层
12937183_11n.jpg

长征桥

抢建长征桥

1970年底,中心创业者们到达西昌后,面临的第一场战役便是抢建安宁河大桥。由于河上无桥,施工物资运不进场去,直接影响到中心的建设。修建一座大桥成了当务之急,且必须在来年4月份雨季前完成,留给建设者们的时间只有三个多月。

1970年12月27日,抢建大桥的战斗正式打响了。安宁河两岸红旗招展,3千多人面向毛主席像宣誓。“大干100天,誓夺大桥通”。负责人马长根把一壶壶白酒分给众人,每人一口。当时正是隆冬,站在刺骨的水里作业让人难以忍受。许多同志冻得浑身发抖,脸色铁青,有的甚至蹲下去就站不起来了。但英雄的建设者们没有一个退下阵来。

大堤截流后,需要把堤内的河水抽干,以便尽快开挖桥基。而当时抽水机很少,如果仅用抽水机抽得要半个多月。时间不等人,怎么办?大家坚定地说:“就是端也要把水端走。”于是,同志们纷纷拿来水桶和脸盆,在岸边排成一列列长队,开始了端水比赛,硬是把河水舀干了。

一天,桥基浇注作业正在进行,突然,用草袋垒成的河堤被冲开了八、九米宽的一个口子。滔滔河水奔腾而下,汹涌地冲向桥基,严重威胁着灌筑的桥墩。危急时刻,张富贵同志振臂高呼:“同志们跟我来!”说完就跳下水去。几十个人纷纷跳进急流之中。他们臂扣着臂,肩抵着肩,结成一面密集的人堤,硬是用一副副钢筋铁骨挡住了波涛汹涌的急流。桥架通后,为了继承红军的意志,也为了纪念在征服宇宙的万里长征中迈出的第一步,大桥取名为“长征桥”。

sunyong 发表于 2011-1-6 19:50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大会战

1978年6月,中心为了加快工程建设,召开了抢建7201工程协调大会,决定在年底之前发动三次会战,拿下重点项目。

第一次“会战”从9月11日开始,主要任务是完成导流槽的混凝土浇注任务。时值秋冬交替季节,山区气候多变,时而烈日当空,时而狂风大作;遇上阴雨天,工地泥泞不堪,给工程施工带来极大困难。广大同志在“吃大苦,流大汗,誓叫工程提前完”的口号下,顶风冒雨,昼夜作战。由于长期在泥水里作业,许多人身上起了风湿疙瘩,长了疖子,感染化脓后疼痛难忍,但仍坚持战斗在工地上。凭着这般子干劲,按时完成了导流槽的施工任务。

第二次会战从10月中旬开始,重点是与安装大队一起突击安装发射塔架。时间上规定2月份以前交工,质量上要求“三高一低”(高标准、高质量、高速度、低消耗)。11月7日,塔架吊装战斗正式开始。几台大吊车一起行动,把一根根钢梁稳稳地竖起。大家抬的抬、扛的扛,动作迅速,干劲冲天。一天24小时,场坪上哨子声不断,经过连续奋战,12月24日吊装完毕,这个被称为“通天塔”的钢铁大厦终于竖在了场坪上。

第三次会战从l2月中旬开始,当时302山洞的施工已进入最后阶段,为了在年底完成任务,建设者们昼夜加班突击,他们头顶淋水作业,脚踏阴水施工,全身都是湿的。水磨地面施工时缺少水磨机,大家就每人拿一块4斤多重的砂轮磨。地面磨平了,同志们的手却磨破了,被水泥刺激得疼痛难忍。吃饭时,五指伸不开,筷子拿不住。即使这样,没有一个人叫痛叫苦,也很少有病号躺下来休息。

通过三次会战,使工程速度直线上升,成为7201工程建设的一个重要转折点。
sunyong 发表于 2011-1-6 19:5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国第一颗试验通信卫星测试.jpg

我国第一颗试验通信卫星测试

抢建二号工位

1989年1月,经过艰难的谈判,我国终于与澳大利亚签订了2颗通信卫星发射合同。这是一次名副其实的“纸上谈兵”,因为当时我国一没有大推力运载火箭,二没有能够发射大推力运载火箭的发射工位。按照美国休斯公司要求,我国必须在16个月内建成一座现代化发射工位,并成功进行一次大推力火箭飞行试验。当时,建造同等规模的发射工位,美国要用19个月,法国要用29个月,我国航天面临着背水一战!

虽然困难重重,但工程建设者们丝毫没有退缩。施工初期,首先遇到的难题是导流槽底板钢筋捆扎。600多吨的钢筋要送到深22.6米、宽15米、长50米的导流槽中,并捆扎起来,这谈何容易!但是如果不抢时间捆扎,雨季一来,就会给导流槽浇注增加难度。于是,建设者们不分昼夜地突击,当捆扎钢筋进入第9天时,600多吨钢筋即将捆扎完。但他们几乎9天9夜没有休息,扛起钢筋就像跳“醉汉舞”,领导见此情景实在心疼,命令休息10分钟,大家倒在泥地上就睡着了。

14个月的艰苦奋斗,使昔日的乱石滩变成宽敞整洁的平地,一座大型的现代化发射工位拔地而起。新工位动工初期,美国“大力神”火箭的总设计师斯坦豪尔到中心考察,当他看到一片乱石林立的河滩,看到人背、肩扛、毛驴拉的落后施工方式时,冷冷地丢下一句话:“一年半修起来?我不相信。”1990年斯坦豪尔再次来到中心,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现实,禁不住竖起了大拇指,连声说:“对不起,对不起,过去是我低估了中国人在这方面的能力”。

经过以后的多次发射试验证明,这项完全由我们中国人自己设计、自己建造的工程技术合格、质量优良。

sunyong 发表于 2011-1-6 19:52 | 显示全部楼层
建设卫星发射基地.jpg

建设卫星发射基地

奋战泥石流

1989年9月4日凌晨3时许,中心通信总站驻地发生罕见的特大泥石流灾害,山洪挟裹着石块泥沙,咆哮着向营区扑来。

睡梦中的科技人员被阵阵警报声惊醒后,并没有惊慌失措,纷纷投入到抗灾抢险当中。参加工作不久的胡勇,在已经撤离危险区的情况下,为了抢救单位物品,毅然冲了回去。此时山洪袭来,巨石堵住了房门,胡勇献出了年轻的生命。操作手罗琨本已跑出了宿舍,又返回去叫醒睡梦中的两位同事,并让他们先从窗户跳出,自己却因来不及撤离而光荣牺牲。操作手王光来和汤小军发现险情后,先查看了仓库等设施,正当他们准备转移时,汹涌的泥石流冲了过来。生死关头,王光来把汤小军推上一棵大树,自己却被泥石流无情地卷走,连遗体都没找到。

发射测试站、西昌卫星观测站、培训中心等单位闻讯后主动要求参加抢险。培训中心的学员含着泪水请战:“是党把我们培养成一名大学生,在抢险救灾的关键时刻,我们要贡献自己的最大力量。”女学员们得知要“留守”,愤愤不平,联名向党支部递交请战书。临行前,带队领导不得不指名道姓地命令“编外人员”出列,但到现场还是多出了5名。大家冒着泥石流再次暴发的危险,克服种种困难,坚持奋斗在抢险救灾一线……

凶猛的泥石流摧毁了家园,却冲不垮中心人员的坚强意志。他们很快便从废墟中站了起来,开始了抢通公路、铁路、通信线路、供电线路,重建家园的战斗。经过10多天日夜奋战,他们抢回了时间,夺回了损失,为后续发射任务准备工作重新铺平了道路。

sunyong 发表于 2011-1-6 19:53 | 显示全部楼层
长征三号火箭分段.jpg

长征三号火箭分段

“土办法”擦出“一万级”

1990年4月7日是个永远值得纪念的日子,21时30分,长征三号运载火箭成功将“亚洲一号”卫星准确送入预定轨道,标志着中国航天从此走向世界。

为了迎接首颗外星“亚洲一号”,中心修建了亚洲当时最先进的卫星测试厂房。美方提出“室内空气洁净度不超过十万级”的要求,也就是说,l立方米的空气中0.5微米大小的尘粒不能超过10万个。

中心工作人员在没有先进设备的情况下采用“土办法”,拿绸布和酒精将3000多平方米的大厅地板和墙壁反复擦洗了几十次。双腿蹲麻了,就跪在地上擦;双膝红肿了,就趴在地上干,有的人膝盖都磨破了,却顾不上护理,最后血肉和衣服粘着一起,撕也撕不开,只能用剪刀将裤子剪开再包扎。

经过大家的共同努力,最终使厂房空气洁净度达到了“一万级”。

百练成“绝技”

1990年,发射“亚星”期间,在卫星和火箭对接时,美国人怕我们把卫星碰坏了,提出要自己操作。然而,几个“对正销”只有小手指粗细,必须同时对准相应的小孔,才能将卫星放到火箭上。美方操作人员用了两个小时始终无法对接,只好向中心求助,中心派出一名19岁的操作手,只用了4分钟就将星箭一次对接成功。现场立即响起一片掌声,老外们也钦佩地不断喊着“very good”。

其实,我们的操作手早已练就一身“绝技”。为了练好对接,星箭操作手每天成千上百次地练,能够用航吊吊着一根筷子,从13米的高空一次性插入放在地上的啤酒瓶。为了将卫星从机场安全运到发射场,特种车驾驶员们经过常人难以想象的训练,能够在车上竖着垒6个空易拉罐,行进数公里而易拉罐不倒。为了圆满完成火箭推进剂加注任务,加注操作手刻苦训练,能够蒙上眼睛,准确开启100多个形状相同的阀门。二号发射工位的活动勤务塔,重4800吨,高99.7米,为娴熟驾驶这座“铁马”,操作手反复练习,能够将“塔”一次停靠到位,误差不超过2厘米。

sunyong 发表于 2011-1-6 19:54 | 显示全部楼层
火箭吊装。.jpg
火箭吊装。

澳星保卫战

1992年3月22日晚,搭载“澳星”的“长二捆”火箭在点火后紧急关机。当时,火箭已摆脱发射塔架的固定,完全靠发射台的四个支点支撑着400多吨的箭体,火箭已错位近10公分,随时都有倒下和爆炸的危险。发射台上弥漫着棕黄色的有毒气体。

在生与死的考验面前,英勇的西昌航天人没有退缩。一声令下,他们奋不顾身冲向现场。操作手王招华迅速攀上发射台,用手将防风拉杆固定在火箭上。在高温下,他的4根手指已经被烧得粘在一起。这时,箭上电池插头还没有断掉,火箭仍处在危险之中。箭上电源都在箭体内,人要从40厘米见方的舱口进去才能断掉。在正常情况下,人进去都很困难,更何况火箭出现故障,舱内气浪大、温度高、无照明设施,难度可想而知。危险面前,抢险队员们没有丝毫畏惧。没有工作梯,就搭起人梯;来不及戴防毒面具,就拿块手绢堵在嘴上;没有工作灯,就凭着技术和经验,用手摸着干。英勇的西昌航天人,用智慧、鲜血和生命保住了“澳星”、保住了火箭、保住了发射场,创造了世界航天史上的奇迹。

(图/文由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提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航空航天港 ( 豫ICP备12024513号-1 )

GMT+8, 2019-10-22 02:48 , Processed in 0.280800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技术支持:飞腾网络

© 2001-2018

豫公网安备 41019702002513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