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航天港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航空航天港 首页 航空 航空历史 航空人物 查看内容

美“广岛投弹”最后飞行员无疾而终 享年93岁

2014-8-2 09:37| 发布者: 站长| 查看: 1770| 评论: 0

摘要:   7月28日,二战时执行“广岛投弹任务”轰炸机上的机组成员西奥多·范·柯克在美国佐治亚州的园泉老年社区无疾而终,享年93岁,他是最后一名离世的参与投弹任务的飞行员。
  7月28日,美国老兵西奥多·范·柯克(Therodore Van Kirk)在美国佐治亚州的园泉老年社区(Park Springs Retirement Community)无疾而终,年93岁。他是二战时执行“广岛投弹任务”轰炸机上的最后一名离世的机组成员。
  “小男孩”和之后投向长崎的另一颗原子弹“胖子”使日本两座城市化为废墟,日本举国震惊,在9天后宣布无条件投降。
  当时柯克只有24岁,他知道自己即将执行的任务会导致一座城市的毁灭。尽管“原子弹之父”奥本海默晚年忏悔“双手沾满了鲜血”,但柯克至死不悔。2005年,二战胜利60周年纪念时,他与其余两名尚在人世的机组成员发表共同声明,称如果有机会再次选择,依然会选择执行任务。
  改变历史的509混合大队
  西奥多·范·柯克1921年出生于宾夕法尼亚州的诺森伯兰郡,于1941年10月加入了空军航空实习计划。1942年4月1日,他收到命令转移到位于英格兰的第97中队,执行B-17轰炸机的战斗任务,这个中队成员还包括后来执行广岛任务的机长保罗·蒂贝茨。
  1944年,他们走到了自己人生的转折时刻,这也是二战的转折点。12月9日,美国陆军航空队受命组成一支特殊的轰炸机部队,番号为第509混合大队。被称为美军“最好的飞行员”的蒂贝茨为这支大队的指挥官,柯克也在这支部队之中。第509混合大队的训练一开始就与众不同。蒂贝茨吩咐各高级军官严守秘密,却没告诉他们秘密是什么。大队的飞行活动,与飞行员们以前见过的完全不同。练习轰炸一定要在9150米的高空进行,而每架飞机总是只投下一枚4500千克重的模拟炸弹,着重目视轰炸的训练。
  知道“曼哈顿工程”秘密的人,都不难明白个中道理。炸弹舱内只有一枚价值以亿元计的炸弹,其重量约5吨。投弹机会转瞬即逝,不容他们错过目标。
  1945年5月31日,美国正式启动对日使用原子弹的“曼哈顿工程”。杜鲁门总统命令组成一个由陆军部长史丁生为首的包括军政界首脑和科学家参加的临时委员会,专门研究对日本使用原子弹的问题,总负责人是被誉为“原子弹之父”的美国犹太科学家奥本海默。三颗极具破坏力的原子弹被研制出来,分别被命名为:“小男孩”、“胖子”和“瘦子”,头两颗最后被成功投往日本。
  经过在美国本土近4个月的紧张训练后,1945年4月26日,第509大队奉命离开温多佛基地,调往西太平洋,准备进驻已被美军占领的马里亚纳群岛的提尼安岛。这个石灰岩小岛中间约宽8公里,长17公里,地势平坦,简直是艘不沉的“天然航空母舰”。提尼安岛面积小,还便于保密。该岛有日本人筑成的优良路网,岛北机场拥有4条平行的跑道,跑道长2590米,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轰炸机基地。
  蒂贝茨及其部下从来不参加任何大规模空袭,总是单独飞行,偶尔轰炸日军占据的小岛,或者来回飞行4800多公里,到日本城市的上空,投下一枚炸弹。
  原子弹于8月1日在提尼安岛上一个有空气调节设备的炸弹仓库内装配。它长3米,直径70厘米。除大小不同外,外形很像普通炸弹。
  8月4日,第509大队所属7架b-29型轰炸机的全体机组人员被召到简令下达室,由负责打开原子弹保险的海军军械专家威廉·帕森斯上校放映在阿拉摩戈多试爆原子弹的纪录片。看过原子弹那种令人胆寒的巨大威力之后,在座的每一个人才明白,为什么驾驶员要熟悉在高空急转弯飞离现场。帕森斯上校告诫驾驶员,千万不要穿过蘑菇状云冠飞行,以免被辐射所伤。他坦白说明没有人确知会发生什么事;即使原子弹在预定的560米高空爆炸,地壳也可能爆裂。第二天,8月5日,星期天,在提尼安岛上第509混合大队炸弹装配室里,物理学家、军械人员、宪兵、保安人员和航空队高级官员云集,远远地围观吊在锁链起重机上的原子弹。
  “小男孩”投下,战争结束
  1945年8月6日,美军基地提尼安岛时间1点17分,3架气象飞机首先起飞;2点45分,“埃诺拉·盖伊”机组12人上了飞机,装载原子弹的飞机起飞;6小时后,到达广岛上空。西奥多·范·柯克是这架飞机上的导航员。
  中国国防大学副教授卢勇谈到投弹目标的选择,“一开始设定的投递目标有17个,最后经过筛选,定了5个。这5个目标都符合三个条件:具有极其重要的军事价值,便于投掷,以及可能造成的效果非常好。这5个目标里排在首位的是京都,当时负责曼哈顿计划的将军认为,京都是历史文化名城,如果在那里投掷原子弹,对日本整个国家,包括整个社会的心理冲击将是无与伦比的。”但有专家反对,因为京都的历史文化地位,如果对它发动攻击,不仅是日本,对整个世界文化来说也是巨大的损失,所以最后放弃了京都。
  日本广岛时间8点15分17秒,“投”,随着指挥官蒂贝茨一声令下,副驾驶刘易斯按下投弹按钮,“小男孩”在近1万米的高空被投下。飞机立刻飞离广岛上空,只有逃离原子弹的爆炸范围,机组成员才能存活下来,所有人都紧张地等待着。
  “小男孩”在广岛上空轰然爆炸,当爆炸波以音速般的速度追上他们乘坐的轰炸机时, 飞机被气压猛的往上一弹,机舱里机组人员纷纷摔出座位。柯克曾回忆:“我们被3.5G力量的冲击波狠狠撞击,飞机展开了第一波摇晃。我们被撞得摔出了座位,当时的声音听起来就好像飞机被撞成了两段一样。”   这时候同伴拍了拍他的肩,对他说:“嗨!战争结束了!”
  当轰炸机恢复平衡后,柯克和其他机组人员看到一个巨大的蘑菇云爬升到了13.7公里高的空中,而底下的广岛市则被厚厚的浓烟覆盖着,很难看清原子弹爆炸后的具体影响。他回忆说:“蘑菇云看起来像是燃烧滚油的大锅炉一样,边界处的火光亮白而刺眼。没多久,我们的无线电报员迪克·尼尔森就说:‘我们知道,战争已经结束了。’我们无法想象,在我们释放了这样毁灭性的力量后,日本人怎么还可能继续战斗。” 
  不后悔不道歉
  1945年8月9日,即广岛首枚原子弹爆炸后三天,查理士·斯文尼(Charles Sweeney)驾驶B-29超级空中堡垒轰炸机“博克斯卡”(Bockscar)在长崎上空三万一千英尺(9000米)投下原子弹“胖子”。
  1945年8月15日正午,日本裕仁天皇向全世界发表声明宣布接受波茨坦公告,无条件投降,二战宣告结束。
  “小男孩”造成广岛市大约7万人直接死亡,有几乎相同数量的人受到了核辐射,随后还有大量的人死于核子尘埃放射引起的癌症。怀孕的母亲亦因为辐射而出现流产,部分初生婴儿畸形发育。据统计,截止到1999年,死于“小男孩”原子弹的人数已上升至20万。
  广岛爆炸成为了日本人的集体创伤。广岛在战后重建,成为日本倡议和平、反思战争的标志性城市。每年8月6日,广岛市长都会发表和平宣言,纪念原子弹的爆炸。
  但柯克和其他执行任务的轰炸机机组人员却称“永远不后悔投弹”,因为他们的举动,避免了二战造成的更大伤亡。
  执行任务时,柯克只有24岁。投弹前为了平复紧张的情绪,他和其他的机组人员一直在玩扑克。在投下原子弹后他紧盯着自己的表,“当原子弹爆炸时,我的第一反应是‘谢谢上帝,它终于引爆了’。但我们当时仍担心它到底会引发什么样的后果,此前一些科学家预言,原子弹的爆炸会在大气层中引发连锁反应,可能会摧毁整个世界。在我们出发前科学家还警告说,我们的轰炸机必须远离爆炸中心达11英里远,否则爆炸冲击波会撕碎飞机。但老实说,我当时最大的担忧仍是原子弹没有爆炸,那我们所有的努力都将付诸东流。比这更糟糕的是,这枚没有爆炸的原子弹将会落入日本人的手中,他们可能会利用它来制造出他们自己的致命武器。”原子弹爆炸55年后,柯克对着媒体如此回忆,当时他已是个80岁的老人。
  1946年,柯克以少校军衔退伍,他得到过银星勋章、杰出飞行十字勋章,以及15个空军奖章。1950年,他在布克耐尔大学取得了化学工程硕士学位。接下来的35年时间里他一直从事与飞行无关的工作。

精品文章

内容充实

不敢苟同

保留意见

文笔太差

最新评论

QQ|申请友链|旗下论坛|小黑屋|手机版|航空航天港 ( 豫ICP备12024513号 )

GMT+8, 2017-9-24 14:56 , Processed in 0.232966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