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航天港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航空航天港 首页 通航 通航资讯 查看内容

逐鹿低空 民航局有关新成立航空公司的禁令一度击碎了地方政府的航空梦

2010-12-3 14:31| 编辑: 站长| 阅读数: 788| 评论: 0| 作者: 张孜异|来自: 21世纪经济报道

  一股通用航空市场的投资热,正在多个城市悄然兴起。
  近日,国务院、中央军委下发的《低空空域管理改革指导意见》(下称“《意见》”),彻底拨开了通用航空市场的迷雾,井喷式的投资活动愈发明显。在这当中,各个地方政府、各路社会资本,跃跃欲试。
  “这是一个新的时代,通用航空市场被创造出来的产业链规模至少在万亿级别”,一时之间,各方人士带着这个消息奔走相告。
  正是在这样的预期之下,从哈尔滨到西安,从外资到民营,一个接一个的通用航空项目相继进入了筹备、待批的状态。在眼下正在举行的珠海航展上,通用航空项目,无论是通用飞机的制造还是后期的维修培训,都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受到众人的问津和追捧。
  11月19日,据某民航局人士透露,通用航空的发展规划当前已经正式被提上议程,接下来的几年里,这个市场必然会成为民航界自社会资本参建航空公司之后,最具吸引力、最热门的投资领域。
  “通用航空的装备制造已经被列为十二五重点战略新兴产业,有关空域管理体制改革正在重点推进,”他说。

  西安模式:新版航空梦“小成”

  近一年来,来自美国、法国、荷兰、新加坡、香港等国家和地区的投资者络绎不绝地来到西安航空基地考察。
  此前,民航局有关新成立航空公司的禁令一度击碎了地方政府的航空梦,但是通用航空市场的破冰,让地方政府的这个梦想重新有了的落点。
  11月10日,中国首家民营通用航空机场专业管理公司在西安成立。该公司由西安航空产业投资有限公司、西安武隆集团公司、西安航空基地管委会共同投资3000万元组建。在签约仪式上,西安航空基地管委会主任金乾生对通用航空产业寄予厚望。“越来越多有远见的投资者开始关注通用航空产业,通用飞机正在为我们开启巨大的财富空间。”他说。
  金乾生就职的西安航空基地管委会,下辖的是西安阎良国家航空高技术产业基地。在本届珠海航展上,该基地的项目格外引人关注。
  这几日,西安航空基地管委会副主任李西宁已经先后与香港精明公司、瑞士PilatusAircraft公司、亚飞太平洋(11.38,-0.17,-1.47%)公司等航空企业分别进行了商务洽谈,就新型航空材料及零部件生产、通用航空培训、通用飞机销售等项目初步达成了合作意向。
  航空产业高级咨询师吴瑾旻表示:“从整体上来说,现阶段西安阎良的这个通用航空基地是最专业、最完整的。”她所在的航空产业专业咨询机构新加坡印集团,正与国内多个地方政府、机构就通用航空市场事宜接触。
  据西安航空基地管委会介绍,该基地现有四个专业分工的园区。其中,阎良制造园区重点发展大中型飞机制造、大部件制造、关键技术研发和零部件加工等;蒲城通用航空产业园发展通用飞机的整机制造、零部件加工、航空俱乐部、航空旅游博览等,这同时也是民航局确立的国内唯一一个“通用航空产业试点园区”;咸阳空港产业园则是发展民用飞机维修、定检、大修、客改货、公务机托管、零部件支援、航空物流等项目;另有宝鸡飞行培训园,依托宝鸡凤翔机场,重点发展航空培训、航空旅游、航空文化和航空运营等。
  西安航空基地通用航空产业园区主任马小琦表示,每个园区在招商的过程中,都在有意地、且因地制宜地选择那些与通用航空相关的项目入园。
  “发展到今天,通用航空市场的前景才明朗了。现在回头看来,我们几年前的决定是正确的。”他说。
  2006年,西安航空基地在争取空客320组装线项目未果后,开始调整思路,把发展方向转移到通用航空市场上。
  马小琦说,当时通用航空这个概念在业内还很陌生,但是,在与国外同行交流的过程中,他们发现随着民航产业的发展,通用航空将会是今后的大势。“这是一个理性的选择过程,那个时候政策还不明确,我们算是先行了一步。”他说。
  公开资料显示,目前西安航空基地产业总投资已经超过300亿元。
  经过五年的时间,该基地现已形成了全国唯一的集飞机设计、整机制造、试飞鉴定、强度检测、专用装备制造、航空材料制备、零部件加工、航空服务等为一体的较为完整的航空产业链条,以航空发动机、机载系统、航空大部件、航空新材料为分支产业,以航空零部件加工、航空维修、转包生产、航空相关设备、航空教育培训、航空旅游博览等为配套产业的完整产业体系,产业集群初具规模。
  “对于通用航空应该采取何种模式发展,现在还处在调研阶段,西安集合做产业链的这个做法有它的好处,但是不是应该推广,这个还需要慎重。”上述民航局人士表示。
  不过,他同时指出,航空产业是专业性强、带动力大、门类异常复杂的高新技术产业。世界航空产业的发展也证明,一个领袖型航空企业,在它的塔尖下必然存在着从系统集成商、大部件供应商、小部件供应商,直到零部件供应商、原材料供应商等等成千上万个配套企业构成的庞大塔基,这是现代航空业的一个业态特点。
  在实际的招商过程中,西安航空基地的产业链集群的效果亦得到验证。这一年来,来自美国、法国、荷兰、新加坡、香港等国家和地区的投资者络绎不绝地来到该基地考察。
  其中,新加坡航空企业考察团中的几家企业当即决定在航空基地投资;荷兰航空企业考察团与航空基地共同成立的“中荷航空产业合作办公室”已于今年5月26日正式揭牌;世界最大的航空系统供应商古德里奇公司表示将进一步加大投资力度,推动合作项目发展。
  德国浦菲沃(西安)机械制造公司负责人马克·富兰克林表示,选择西安航空基地,不仅是因为这里的硬件环境和服务质量,更是因为产业环境的完善和产业聚集的辐射效应将在这里得以充分显现。
  作为第一家入驻航空基地的德资企业,从金融危机之后,德国浦菲沃已连续两次在西安航空基地扩大生产规模,短期内利润率从在欧洲时候的5%,提高到了现在的45%。

  审批冲刺:通用航空园区群起

  除了已批准的西安、珠海国家级通用航空产业园,沈阳、哈尔滨、安顺、成都、天津、滨州、南昌、石家庄都在计划发展以制造为基础的通用航空产业基地。
  目前,通用航空产业的带动作用已引起各地政府的投资兴趣。不少地方政府正在积极规划建设通用航空产业基地,将发展通用航空产业视为优化升级地区产业结构、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重要途径。
  除了已批准的西安、珠海国家级通用航空产业园,沈阳、哈尔滨、安顺、成都、天津、滨州、南昌、石家庄都在计划发展以制造为基础的通用航空产业基地,而且,各个城市的通用飞机制造项目,如直升机制造等,也在等候审批。
  在此次珠海航展上,前来争取客户落户其通用航空产业基地的地方政府招商负责人扎堆,他们看中的企业从国有大型航空制造企业到外资、民营的维修培训公司一应俱全。
  与之相伴的,是各类优惠的招商政策。以珠海为例,在珠海机场进行通用航空作业飞行、航班飞行等涉及到的起降费、夜航费、停场费等,第1年全免、第2年享受减免70%、第三年减免60%、以后可一直享受减免50%的优惠。
  本报记者调查中还了解到,当前广东、北京、石家庄等地的通用航空园区项目已经上马。
  对于当前各地的通用航空投资热,马小琦认为,每个地区应该因地制宜。他介绍说,西安航空基地的思路是,先培育利用市场需求,再进一步刺激通用航空制造业。
  他说:“这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工作,首先是通用机场网络的建设,现在我们已经有两个在使用,还有一个机场项目在谈;第二是培育刺激出市场的需求,这包括通用航空相关的培训、会展、航空旅游等,以后者来说,旅游项目我们已经在操作,比如乘坐飞机俯瞰城市景区等;最后,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环,在前两者的基础上,发展通用飞机制造。”
  马小琦认为,对于航空基地来说,最后一环的制造业,是利润来源最大的一块,而且,这也是从西安航空基地的自身优势出发。
  公开资料显示,陕西是中国惟一拥有两个整机生产企业的省份,目前已经形成了集飞机设计研发、生产制造、试飞鉴定、强度试验、教学培训等为一体的航空产业体系,拥有一批独占性资源和雄厚的研发能力与配套能力。航空工业总资产、生产总值均占全国约1/3以上。
  低空解禁:三阶段改革空域管理
  低空空域开放前景明朗后,接下来整个通用航空的产业链都将会陆续受到刺激,各类飞机制造、零部件制造、维修、旅游、培训的行业需求会急速增长。
  各个地方政府之所以对通用航空市场投入空前的热情,原因在于刚刚出台的有关低空空域开放的《意见》。
  长期以来,由于空域管制,通用航空市场被称作为改革开放以来惟一一块未开垦的处女地。尽管2004年,民航局先后颁布了第130号令和135号令,即《非经营性通用航空登记管理规定》和《民用航空器驾驶员学校合格审定规则》等,但通用航空市场还是因为低空空域开放悬而未决而前途缥缈。
  吴瑾旻表示,我国通用航空市场的发展不畅,主要原因就在于空域管理模式抑制了私人飞行市场的巨大需求,阻碍了通用航空的发展。
  所谓通用航空,是指使用民用航空器从事公共航空运输以外的民用航空活动,包括从事工业、农业、林业、渔业和建筑业的作业飞行以及医疗卫生、抢险救灾、气象探测、海洋监测、科学实验、教育训练、文化体育等方面的飞行活动。
  中国的管制空域现分为四种类型,即高空管制空域(A类空域)、中低空管制空域(B类空域)、进近(终端)管制空域(C类空域)和机场管制地带(D类空域)。而国际民航组织围绕民用航空飞行规则、所需性能和空管服务三个要素,却是将空中交通服务空域分为A、B、C、D、E、F、G七个基本类型。
  民航局人士表示,从国际上的经验看,现在要发展通用航空,就需要推进3000米以下低空空域开放,划分自由而有序的低空飞行区域。
  根据此次新发布的低空空域改革《意见》,2011年前为低空空域改革的试点阶段,在长春、广州、沈阳等局部地区进行改革试点,探索低空空域管理改革的经验做法,为全面推进低空空域管理改革奠定基础;2011年至2015年底前为推广阶段,在北京、兰州、济南、南京、成都飞行管制区分类划设低空空域,推广改革试点,逐步形成政府监管、行业指导、市场化运作、全国一体的低空空域运行管理和服务保障体系;2016年至2020年为深化阶段,进一步深化改革,使低空空域资源得到科学合理开发利用。
  吴瑾旻表示,低空空域开放前景明朗后,接下来整个通用航空的产业链都将会陆续受到刺激,各类飞机制造、零部件制造、维修、旅游、培训的行业需求会急速增长。
  “对于地方经济来说,通用航空市场开放带来的最大、最明显的好处就是对就业和税收的拉动。”马小琦说,以西安阎良为例,当地的航空城效应已经很明显,有大约6万多人的生计是依赖航空基地的各类工程、培训、服务项目。这样的例子在国外也有很多,比如西雅图。这当中创造出的就业机会和税收是拉动区域经济的非常有力的措施。

  万亿商机:民资、外资逐鹿

  吴瑾旻表示,对于通用航空市场,业内估计整个行业今后会达到万亿元级别的规模,其实这还只是保守的估计。
  自从航空业对社会资本开放以来,民营资本就变成了这个行业里一道独特风景。虽然民营资本投资航空公司到目前看来成功的例子寥寥,但是在通用航空市场上,民营资本的信心并未受到打击。
  据西安航空基地管委会介绍,在所有的项目中民营资本占到了很大的比例。目前,入园企业有310家,其中民营和外资加起来占到约85%-90%的比例。
  “相比投资干线和支线市场,通用航空市场的门槛更低一点,民间、社会资本比较容易进入,所以,我们在引进企业的时候,对民营资本很开放。”西安航空基地管委会表示。
  民航局人士介绍,以投资航空公司为例,3亿元根本做不了很多事,最多可以租赁一两架中型飞机。但是,同样的钱拿来做通用航空,就可以做很多事。
  “如果是投资硬件维修等项目,前期投入还是很大的。不过,如果是做培训、航校等项目,前期投资完全可控,而且回收时间短。”吴瑾旻说。
  正因为如此,对于通用航空市场,民营资本的胃口不仅仅只是航空基地里的分包项目。在四川,一个号称中国最大的通用航空运营基地已经悄然开工。这个由云南星耀高科技公司投资3亿元的项目已经获得审批,预计2011年下半年建成。
  该项目选址在成都双流和四川广汉。
  该公司董事长邓斌介绍,建成后基地可容纳50架商务飞机。飞机的托管费用一年为100万元到200万元,可提供包括维修保养、机务、飞机租赁等一系列服务。另外,当客户有商务、公务飞行需求时,只需电话预约,公司便会向用户派出服务专员,并在短时间内安排好包括离程、返程、接机,甚至是酒店、餐厅的预订、商务会谈安排、度假观光等诸多延伸服务。
  公开资料显示,云南星耀高科技公司之前并无航空类业务投资,主要从事电子通讯类产品的经营销售。
  像云南星耀高科技公司这样跨行业进入的民营资本不在少数。吴瑾旻表示,现阶段的通用航空市场有点像当初民航业向民营资本最初开放时的情景,不同背景的资金投资欲望一直被压抑着,现在则如同井喷一样挤进通用航空领域,被这个潜力无穷的“处女地”吸引。
  民航局人士透露,到2010年6月份,最近两年内不完全统计出的已经进入到通用航空领域的民营资本超过100亿元,预计在近期低空空域改革《意见》的刺激,2012年投资额还将急剧上升。
  在民营资本的这股热情背后,是中国通用航空市场闪着金光的前景预期。民航局预测显示,到2012年,我国需要各类通用航空飞机约10000到12000架。预计未来5年—10年,通用航空飞机数量的年均增长率将达到30%。而且,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公务飞行、商用飞行、空中游览、私人驾照培训等服务正受到越来越多人的青睐。
  民航局人士认为,这是一块被压抑了很久的市场,低空空域改革《意见》的出台必然刺激这个市场进入到一个爆发的状态。把中国现在的通用航空市场现状和国际上的情况一比较,未来的走势再明显不过。
  公开统计数据显示,全世界目前约有通用飞机33.7万架,从事通用航空活动的飞行员达80万名。而大型民航飞机只有6万架,约40万名飞行员。
  在美国,拥有通用航空器23万余架,约占全国航空器的98%,每百万人拥有743架;通用航空机场1.68万个,约占全国各类机场的96%,产值超过1500亿美元。
  然而,截止到去年底,我国通用航空器只有900余架,仅占全部航空器的13%左右,每百万人拥有不足0.5架,飞行员4000余人,年产值只有17.9亿元人民币。
  吴瑾旻表示,对于通用航空市场,业内估计整个行业今后会达到万亿元级别的规模,其实这还只是保守的估计。
  另从短期来说,中信证券(13.17,0.02,0.15%)的报告分析认为,假设低空从2010年逐渐开放,5年内通用飞机将新增3230架,按单架飞机平均价格500万元,产业拉动比例1:10估算,整个产业年均市场需求为320亿元。
  同样对国内通用航空市场怀揣希望的并不局限于民营资本,在低空开禁预期下,外资亦瞄准了这当中的私人飞机、商务机市场。空客、庞巴迪、达索等公司已经开始行动,希望在这个新兴产业中抢得先机。
  亚洲最大的私人飞机销售商“亚洲jet”执行总裁迈克尔·沃尔什表示,两年前中国甚至不存在私人飞机市场,但在未来十年里,这一市场规模将每年增长20%至25%以上,十年内中国将超越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私人飞机拥有国。
  “对于民营资本的进入,行业一直是持欢迎态度的,相信在通用航空领域,民营资本会有更大的作为。”民航局人士说,在美国,大量通用机场都是私人投资,而且盈利情况很好。
  “我国通用航空刚刚起步,更需要积极鼓励地方政府和社会资本投资通用机场,帮助通用机场的建设,促进通用航空产业步入良性循环。”该民航局人士说。
  对于当前接踵而至的各类民营通用航空公司、制造厂的横空出世,马小琦认为,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随着各地小飞机项目获批投产,国内可能会出现上百个通用飞机的制造企业,但是,在爆发的状态结束后,竞争之后的市场还是只会存活下几家而已。
  本报记者 张孜异重庆报道

QQ|网安备案号:41019702002513| ( 豫ICP备12024513号-1 )

GMT+8, 2020-4-6 23:43 , Processed in 0.078000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