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航天港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航空航天港 首页 通航 通航专栏 查看内容

澳大利亚的飞行医生

2016-12-4 22:20| 发布者: cfso5068| 查看: 455| 评论: 0|来自: 中国航空报

摘要:   世界上最早有组织的飞行医生出现在澳大利亚,距今已有88年了。飞行医生乘飞机到偏远地区出诊,或把病人接到大城市医院就诊,为无数需要救治的病人解除了痛苦。
RFDS在阿德莱德机场新建的机库
澳大利亚面值20澳元的钞票上印有RFDS缔造者弗林的头像。其他图案也都与RFDS有关:左面的飞机是使用的第一架飞机,飞机上方有弗林的手写签名。
澳大利亚快达航空公司早年使用德哈维兰公司DH.50进行病人转运飞行。RFDS的第一架飞机就是这种DH.50。  
RFDS用汽车、飞机接力运送病人
  用飞行器为病人提供应急救治服务是通用航空的重要应用领域之一。世界上最早有组织的飞行医生出现在澳大利亚,距今已有88年了。飞行医生乘飞机到偏远地区出诊,或把病人接到大城市医院就诊,为无数需要救治的病人解除了痛苦。    
  澳大利亚面积768万平方千米,比整个西欧还大,但人口稀少,1911年时只有445万人,近年也才刚超过2400万人,且多集中在沿海平原地区。在西澳州每30万平方千米的范围内只有两名医生,而在北领地,每150万平方千米的范围内才有两名医生。再加上通信技术落后、交通不便,内陆地区许许多多的人在患病或受伤之后往往因为得不到及时的救治而失去了生命。 
  上世纪初开始,一个叫约翰·弗林的人,致力于解决这个难题。他生长在维多利亚采金地,后来在南澳的一个教堂里当传教士。他曾骑骆驼、乘改装的游览马车来往于偏远住户和城市之间,一次行程几百甚至上千千米。他目睹疾病和伤残给那些居住分散的人带来的痛苦,决心说服教会团体尽可能多办一些小型诊所。当时已经发明了飞机,但是由于缺少实用的通信设备,要得到病人求医的信息同样也很不容易。直到20年代末,无线电的使用逐渐普遍起来,使相距遥远的两地变得近在咫尺时,提供飞行医生服务才有了可能。 
  1928年,弗林领导下的澳大利亚中部传教团开办了飞行医生服务站,利用从快达航空公司租借的一架DH.50双翼机,送医生出诊或接病人到医院就医。同年5月17日,外科医生韦尔什成为第一个有执照的飞行医生,开始营业。在开业第一年,韦尔什飞行出诊50次,诊治了250位病人,航程累计32200千米。
  几十年来,飞行医生在澳大利亚不断发展,1955年经英国女王批准,在名称前面增加了“皇家”两个字,表达了官方对这个非赢利公益机构的首肯,从此正式定名为“澳大利亚皇家飞行医生服务队”(Royal Flying Doctor Service,简称RFDS)。
  RFDS最初只有一架小飞机,使用6年后换了一架“狐蛾式”飞机,1932年又增加了第二架飞机,后来陆续使用过双发动机的“龙式”飞机、三发动机的“牲畜商”飞机,用得最多的是单发赛斯纳182型飞机,都是活塞式飞机。今天,他们有66架飞机,其中80年代后期和90年代引进的数量最多的“空中国王”和PC-12都是涡轮螺桨飞机,机队已经用上了像全球定位系统等先进导航装备。
  根据RFDS官网发布的最新年度报告,2015年该组织23个基地、雇员1225人;平均每两分钟就会帮助一位病人;全年它通过诊所、转运服务和远程医疗会诊等方式帮助了283188人;使用远程医疗会诊的农村及边远地区患者人数达62712人;在全澳大利亚参与飞行医生工作的护士、医生和牙医达14432人;全年飞机飞行里程达26157502千米,相当于从地球到月球往返34次,或者绕地球飞行600次。该组织还公布了一组每天平均业绩数字:空中飞行里程73554千米、飞行211架次、与800名患者接触(包括到诊所看病的、协助运输的和远程咨询的)、运输177位患者(包括紧急疏散、医院之间转移、从诊所运送、送回原地和由维多利亚移动病人护理处地面运送)、与254为患者进行远程医疗对话。
机构运作
  RFDS由7个法人实体组成,它们是:中央作业部、昆士兰区、南澳区、维多利亚区、塔斯马尼亚区、西澳区和位于首都堪培拉的RFDS“全国办公室”(也叫“联邦办公室”)。7个实体每个都有自己的董事会和管理层,独立运作,包括财务和运营。
  RFDS的服务内容包括:
  ——紧急救护,对事故或患者做出第一反应;
  ——紧急疏散、空中救护服务;
  ——远程医疗,每周7天、每天24小时利用电话等通信工具进行远程医疗咨询服务;
  ——初级卫生保健诊所,为执业医师到边远地区巡诊提供交通。诊所包括全科医生、护理服务、儿童和孕产妇健康、原住民和托雷斯海峡岛民的健康、农村妇女的全科医疗服务、牙科服务、心理健康、卫生和医疗联合专家;
  ——为澳大利亚全境的农村和边远地区医生提供咨询、通信和其他支持;
  ——提供教育和培训机会以及助产学奖学金;
  ——除飞机外,RFDS也提供车辆和其他地面交通工具作为交通运输和通讯的援助。 
  RFDS每个分部都有自己的管理、财务和独立的经营。所谓的独立经营包括选择什么样的飞机,之所以各分部之间配备的机型有所不同,是因为他们救助对象的需求有所不同。
  以面积最大(250万平方千米)的西澳分部为例,它有15架飞机,使用5个基地,在2015年度共出动飞机近18900架次,航程达800万千米,运送病人9000人次。在过去5年里,这个区的布罗姆基地对飞机的需求增长了236%,成为飞机起降最繁忙的基地。由于面积最大,这里拥有RFDS唯一的一架豪客800XP喷气式飞机,是力拓集团捐赠的,命名“生命飞行喷气机”,2009年开始在西澳使用。机舱可以放3付担架,加上3位医护人员,专门用于支持力拓矿区的紧急救援任务。服役头3年里,已运送了1000人次,可在3小时内从西澳任何地方飞到州首府帕斯。 
  西澳分部准备扩建其机队,增加PC-24双发飞机。2014年,合同订购了3架,意向订购1架。该机是一种通用涡桨机,起落架有双主轮,有防滑刹车系统、单独的货舱门和适于短跑道起降的优化机型。第一架PC-24于2014年8月完成,年底首飞,预计2017年取证并开始交付。  
机队建设
  RFDS对选用飞机的基本要求是:具有较低的着陆速度,能短距起落,以便在牧场或其他简易跑道上使用;机舱宽畅,足够容纳担架、病人、医生、护土和一名乘客;有必要的医疗和通信设备。一般情况下,澳大利亚大型牧场都有条件较好的飞机着陆场地;设有永久的风向袋,如果要在没有着陆场的陌生场地降落,则需要临时点火示意风向。 
  RFDS的机队中,数量最多的是比奇公司“空中国王”和皮拉图斯公司PC-12这两种涡轮螺桨飞机。30多架“空中国王”包括B200型、B200C型、B200SE型、B300C型;PC-12型32架;此外还有赛斯纳公司208B“大篷车”2架、豪客800XP1架。 
  “空中国王”是比奇公司生产的,装两台涡轮螺旋桨发动机,有长期使用的历史,在使用的过程中,不断改进。新近的B200C用液压舱门替换了原来的手动舱门,方便患者担架的进出;新的担架升降器加大了负载能力,提供更稳定的病人装载平台;改进了座椅,担架座可以改成额外的侧向座椅;把对讲机装进救护人员座椅,方便他们与飞行员和地面人员对话等。顺便说一句,国际研究报告将澳大利亚列为全球肥胖问题最严重的国家之一。不久前,RFDS宣布,正在寻找更大型的飞机,以运载更重的患者。目前,只要患者超过140千克,就只能通过陆路运载,而新飞机能运载的重量高达260千克。 
PC-12是一个全能型的“多面手”,装一台加拿大普惠公司PT6A-67B涡轮螺桨发动机。
  在能力、舒适性、速度、航程和性能方面都不错,使之适用于执行RFDS的任务。舱内安排两付担架和3个座椅。前门供飞行员出入,不会影响后面的患者和其他医护人员。驾驶舱供一位飞行员全天候操作,设备包括最新的增强型接地告警系统和飞机咨询系统。导航设备有GPS、显示从地面辅助导航装置获得的数据的标准设备。 
  一般情况下,RFDS每次执行任务都有一名护士随机,病情危重时可以增加一名医生。 
  RFDS的飞机大多是从国外采购的,但是飞机上的医疗设备由澳大利亚自己的工程师来安装,包括专门的医用氧气设备、电源、专门设计的家具、柜子、担架、支架系统紧固和专用的担架升降装置。此外,还需要卫星电话、机内通话、无线电通信。 
筹资行医
  从过去几十年的报道看,RFDS的运营费用在不断增加,从上世纪末3000多万澳元增加到本世纪初4000多万澳元,目前已经达到6600多万澳元,经常性的支出项目包括设备购置和维护费、雇员的工资福利、设备的折旧和摊销、租金、各种行政费用……以前有些报道说,RFDS的经费来源主要是各界的捐赠,看来这是不对的。
  有资料说,RFDS的经费48%来自州和地区政府,27%来自联邦政府,15%来自资金募集活动,10%则来自其他方面,如私人合同。
从RFDS官网公布的2014/2015 年度财务状况报告看,最大的经费来源还是联邦及州政府的拨款(包括政府提供的运营资金、政府心理健康基金、乡镇妇女医生基金等),高达6665.8万澳元,当年的捐款收入只有228万澳元,只占政府拨款的3%左右。 
  2015年3月新开张的RFDS“全国办公室”的主要任务是与政府和业界保持更加紧密的合作,2015年已经争取到政府增加投入2000万澳元,使RFDS目前的各种服务能够得以继续;此外今后4年,政府还将投入3370万澳元进行边远简易机场升级计划,大大改善RFDS进行医疗运送所使用的跑道。 
  RFDS各分部自己都要筹资,这需要创新,寻找新路子。随着需求增加,飞机飞行时数和距离增加,意味着飞机每10年需要更新。大致平均每年要买两架新机。这是巨大的挑战。于是西澳分部建立了一个航空医疗基金,便于人们做捐赠。
  RFDS认为,资金始终是一个挑战。这取决于各派别政府和经济气候,外币汇率也很重要,因为飞机主要翻修都用美元结算。燃油是另一个可能引起变化的因素,有些地区已经采取固定一家供应商的办法,以利于适当节省一些经费。
  关于捐赠,主要来源于大企业。澳大利亚是资源丰富的国家,西澳分部找了许多大企业来支持RFDS这项事业。例如,力拓集团拿出600万澳元为今后4年之用,必和必拓集团也贡献450万澳元为更新飞机之用,从事农作物的CBH集团出资30万用于跑道考察评估计划,涉及州内700条跑道的改善。 
  前些年,英国威廉王子结婚,根据他们“希望把礼金用于慈善”的意愿,澳大利亚政府把礼金的一部分(2.5万澳元)捐给了RFDS。悉尼华人狮子会自1995年成立以来,积极从事华人社区福利工作,为社会弱势群体及包括RFDS在内的众多慈善机构提供赞助和捐款超过35万澳元。
面向未来
  澳大利亚前任总理伯特·孟席斯在20世纪50年代时说:“飞行医生代表了大概是我们这个时代所见的,对这个遥远的国度最伟大的贡献。”1996~2007年任总理的霍华德在一次RFDS的庆祝宴会上说:“RFDS是一个伟大的事业,是一种有益的、令人称道的、地道的澳大利亚事业,是澳大利亚的国粹,是澳大利亚精神的象征。”如今在澳大利亚,RFDS的缔造者约翰·弗林的名字和事迹家喻户晓, 他的形象被永久地留在澳大利亚20元的纸币上。 
在澳大利亚,空中学校被称为“和RFDS是一对姐妹花”。1944年,南澳州一名退休老师、RFDS理事会成员阿德莱德·梅斯克女士到艾丽思斯普林斯旅行,看到偏远地区的孩子无法上学,联想到飞行医生服务,她顿生灵感——利用飞行医生服务基地的交互式无线电设备进行空中教育。经过两年准备,1946年,她与一名修女在RFDS艾丽思斯普林斯基地通过无线电向偏远地区的孩子们播讲了第一课,又经过几年努力,艾丽思普林斯空中学校于1951年正式问世。如今,这座号称世界上最大的学校,通过远程教学的方法,它可以为偏远地区面积达130万平方千米范围内的孩子们上课。早期,RFDS的飞机还兼顾为空中学校的学生和老师传送作业的任务,现在随着卫星、互联网、传真和移动电话等新科技的发展,远程教育变得更加简单、快捷了。  
  在澳大利亚中部、距悉尼4000千米的沙漠城市艾利思斯普林斯,那里曾经是RFDS 的一处无线电房,如今成了一家博物馆,被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评为世界上最好的14家航空博物馆之一。陈列品中有历史上用过的无线电和医疗设备,可以近看RFDS使用的PC-12飞机,参观操作控制间(液晶电视挂在墙上,可以看到RFDS所有的站点,以及所有飞机的情况,是正在待命还是正在出诊,现在飞到哪里了,等等)。
  在RFDS为澳大利亚人提供紧急医疗救助近90年的生涯中,随着技术的发展,探讨新兴技术的应用始终是RFDS所关心的。进行远程咨询是从脚踏式无线电开始的,随后相继使用了无线电话、电话、手机和卫星电话。现在可以由RFDS的保健人员用智能手机拍下照片,发送给专家征求意见,而病人仍在自己原来的地方。更加令人称奇的是,RFDS已经在考虑如何把无人机应用在紧急救援中,已经在一次事故中演示过无人机紧急救护患者的情况。

精品文章

内容充实

不敢苟同

保留意见

文笔太差

最新评论

QQ|旗下论坛|小黑屋|手机版|航空航天港 ( 豫ICP备12024513号 )

GMT+8, 2017-1-17 20:55 , Processed in 0.059396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